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资讯频道 > 正文阅读

四川省南部县如何摘掉“贫困帽”

2017-11-05 08:20  人民日报  字号:T|T

  日前,通过国家专项评估检查,符合贫困县退出标准

南部县如何摘掉“贫困帽”

11月1日,国务院扶贫办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2016年贫困县退出专项评估检查情况:去年全国共有28个贫困县脱贫摘帽,其中江西省井冈山市、河南兰考县今年2月率先退出,近期又有9个省区市的26个贫困县顺利退出。四川省南部县就是26个县中的一个。脱贫攻坚怎么干?达到什么标准才能退出?日前记者到南部县进行了调查。

  精准帮扶到位

抓产业,促就业,长短结合稳增收

100多棵李子树,树下是跑山鸡,两头肥猪和一群羊,屋前还有一片小菜园,四川省南部县楠木镇金垭村村民马青然,今年65岁了,靠着自家的小庭院,他和老伴人均纯收入超过1万元,去年顺利脱贫。“别小看这家家户户的小,加起来就是一个村、一个县的大。”金垭村第一书记张泽和说。

脱贫攻坚需要产业带动,可是规模化产业往往周期长,怎么解决短期效益?南部县搞了“四小工程”,即小养殖、小庭院、小作坊、小买卖。“‘四小’是长效产业的重要补充,大多数可以当年见效,长短结合才能稳定增收。”县委书记张根生说,真扶贫必须做到“村有当家产业、户有致富门路、人有一技之长”,目前南部县通过产业脱贫的贫困户占88.5%。

进入东坝镇打鼓山村,行进在阡陌纵横的水泥公路上,大片大片的柑橘林进入眼帘,或布满山头,或遍及平地,橘叶清香夹杂着泥土气息扑面而来。村里的脱贫奔康(柑橘)产业园里,三三两两的农民在锄草、打药。

“真没想到,在家门口就能打工赚钱,每天能挣50多元。”村民罗堂秀告诉记者,她和老伴都患有风湿病等慢性疾病,干不了重活,一度陷入贫困。“帮扶干部来了之后,想办法建起了三园,我就在就业园里实现了脱贫。”

3年前的打鼓山村,全村还没有通公路,不少村民背井离乡外出打工。现在,全村已有100多名群众入园务工,年均务工收入约6000元;进入盛产的柑橘每亩能收入9000元以上,林下套种蔬菜、花生等,还可年均增收1500元左右。目前村里还未脱贫的8户贫困户都在产业园里,大家一起干,眼看就能脱贫了。

啥是“三园”?就是创业园、托管园、就业园。依托脱贫奔康(柑橘)产业园,对在家有劳动能力的贫困户,每户从合作社返租1亩以上的果园建立创业园,每亩纯收入9000元以上;对在家无劳动力、兜底贫困户,每户返租1亩果园,交由合作社代管,建立托管园,农户、合作社五五分成,贫困户可得纯收入4500元以上;在家有剩余劳动力的贫困户进入企业从事除草、采摘等工作,建立就业园,年均务工收入6000元以上。

“建立增收长效机制是稳定脱贫的根本之策。”副县长邓彪介绍,为了做好脱贫的“加法”,南部县推行“五方联盟”机制,让贫困户与优势市场主体、金融和保险机构联结起来,采取龙头企业带动、合作社领办、贫困户入股、金融贷款支持、保险公司跟进的方式,安排到户产业发展项目28643个,全县长效产业总规模达53万亩,198个贫困村基本实现全覆盖。

  织密一张大网

大病不犯愁,基本保障底线更牢

根据省里的贫困户退出方案,脱贫标准为“两不愁三保障”加“一超六有”,即年人均纯收入稳定超过国家扶贫标准且吃穿不愁,有义务教育保障、有基本医疗保障、有住房保障、有安全饮用水,有生活用电,有广播电视。“筑牢基本保障这个底线,除了稳定收入,还必须织密‘六有’的保障网,做到小康路上不落下一人。”县扶贫移民局局长谭必武说。

“以前我们都是吃井水,水烧开了就是一层‘白脚子’,长期吃容易得病。”大堰乡纯阳山村村民姚素琼说。

南部县是“盐乡”,境内地下水卤盐含量超标,因水致病、因病返贫的现象很突出。为了解决这一事关131万人的大难题,县里整合资金15亿元,建成了城乡一体的全域供水体系,覆盖73乡镇(街道)1021个村,农村吃上跟城里一样的自来水。政府对贫困户自来水安装实行一次性补贴,实施饮用水限价和逐步同价政策。

“脱贫点燃了我对生活的希望,把我拉出了贫困的泥坑。”姚素琼说,3年前,她一家四口还挤在半山腰的两间土墙房里。姚素琼被检查出食道癌,治疗费用达10万余元,花光了家中积蓄,还欠下了数万元债务。“疾病拖垮了整个家,我都有了轻生的念头。”姚素琼说,一家人被贫穷和疾病压得喘不过气来。

如今新修的柏油公路旁,一排青瓦白墙的川北民居格外醒目,其中一栋是姚素琼的新家。走进家里,三室两厅的房子里,液晶电视机、电冰箱、洗衣机等家用电器一应俱全,自来水、天然气也通到了厨房。“现在的新房子是村里统一规划,利用易地扶贫搬迁补助资金修建的。”

2016年1月,做过手术的姚素琼病情复发,到县医院住院。“住院费花了9000多元,出院时一结算,自己只掏了几百元。”姚素琼说,这多亏了健康扶贫的好政策:贫困户医保个人缴费部分由县财政全额代缴,县内住院一律 “先住院、后付费”,贫困患者个人支付比例在10%以内。在县级医院住院治疗,报销比例有92%,在乡卫生院住院治疗报销比例高达95%。

“去年7月,得知村里要建脱贫奔康产业园,我家是第一批入股的。”姚素琼从银行贷款5万元,不仅成为园区的股东,还参与大棚的日常管理。

  通过严格评估

盲区死角全覆盖,没有投机空间

“每季度开展一次现场考核,好的授予流动红旗,差的给予黄牌警告,连续3次被黄牌警告的一把手辞职。”张根生说,靶向精准才能保证脱贫成效落地生根。今年南部县先后发放流动红旗90面、黄牌45张。稳定脱贫的“模范户”实施巩固提升,脱贫有一定问题的“中间户”深化精准帮扶,脱贫问题较大的“困难户”集中攻坚,确保有的放矢。

7月19日至26日,西南大学作为第三方评估机构,对南部县脱贫摘帽进行了评估检查。结果显示,南部县综合贫困发生率2.31%,低于3%;脱贫人口错退率0.06%,贫困人口漏评率0.05%,均低于2%;群众认可度97.82%,高于90%,符合贫困县退出标准。

“扎实才是最足的底气。”县长任爱民说,从国家专项评估检查的要求、标准、程序看,脱贫攻坚不可能有任何侥幸和投机空间,只有把工作做实,心中才能有底气。到目前,南部县贫困发生率已降至0.71%。

“评估检查组坚持问题导向,重点关注贫困县退出的薄弱环节和工作的盲区、死角。”评估组专家、西南大学教授廖和平介绍,此次国家开展对贫困县退出的第三方评估,是新时期创新管理方式的重大措施,有利于查漏补缺、改进工作,总结共性的经验教训。

评估样本注重盲区。“利用遥感技术,重点关注基础设施薄弱、经济水平相对较低且区域发展变化不大的区域。”廖和平说,紧盯“边界、边远、边角”村抽样,紧盯盲区、死角,查工作薄弱环节。在同一个村,重点查低保户、残疾户、五保户、易迁户、危改户等“五类户”“烂房户”和“小姓户”。

评估对象全覆盖。“贫困户和非贫困户,贫困村与非贫困村所占比例基本是一半对一半。”廖和平说,抽查的对象既包括贫困户,也包括非贫困户,抽样比例1∶1左右。评估组组建了产业考察组,随机抽取乡镇,查看脱贫奔康产业园和“四小工程”等帮扶政策落实情况。

评估过程全记录。廖和平说,对谈话全程录音、拍照、录像取证,重点查找疑似漏评、错退和不认可的高风险户。入户检查,对房前屋后、厨房厕所、床桌仓柜等一一查看;人均收入方面,不仅要听群众说,还要查阅收入明白卡,有外出务工的,还要打电话核实,有的还要求提供收入佐证。有时还“杀回马枪”,对前一天的受访户进行回访。

“脱贫摘帽不是终点,整体脱贫才是底线。”张根生说,今后,南部将坚持“五个不变”,扶持对象不变、帮扶力量不变、帮扶政策不变、帮扶措施不变、帮扶责任不变,保证脱贫户稳定脱贫不反弹;坚持“三个持续”,持续壮大增收产业、促进培训就业,持续加大资金投入、筑牢基本保障,持续改善生产条件、优化生活环境,保证未脱贫户如期脱贫不落下。(记者 常 钦)

    本文原载于兵马俑在线(news.wmxa.cn),转载请保留本链接,敬谢!

    全站热点
    《陕西省城市管理综合执法条例》再次向社会征求意见

    2017-11-04 08:50阅读

    碑林社区助力甩掉“垃圾场”脏帽子 小区居民送锦旗感谢

    2017-11-03 15:57阅读

    灞桥区红旗街道召开专题会议安排部署秋冬季治污减霾工作

    2017-11-02 17:04阅读

    周至副县长池晓辉主持召开庭院式光伏扶贫项目专题会

    2017-11-01 09:19阅读

    临潼:指出问题 积极整改 推动扶贫工作再上新台阶

    2017-10-30 12:59阅读

    灞桥区落实贫困村卫生室建设助力脱贫攻坚

    2017-10-27 18:36阅读

    非能源工业成为陕西工业发展新亮点

    2017-10-26 09:42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