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区县播报 > 正文阅读 >

袁府拆除最新报道消息 袁府主人袁平年鲜为人知的发家史

2019-05-05 20:08  界面新闻  字号:T|T

“袁府”风波背后:官司缠身的“乡贤”与富豪

曝光半个月后,“袁府”被全部拆除。

继黑龙江“曹园”之后,河北邯郸市曲周县“袁府”持续引发议论。在媒体的报道中,“袁府”内宫殿林立,亭台楼阁一应俱全。根据邯郸市官方的调查结果,这座仿古建筑群,违法占地54.23亩,其中包括坑塘水面30.94亩、建筑物12.54亩、绿化用地10.75亩。“袁府”的实际控制人则为曲周本地商人袁平年。

在此之前,袁平年以“曲周县知名企业家”“房地产商”等身份为人熟知,他实际控制着河北邯郸和广西玉林两家房地产公司,并与其亲戚在邯郸成立、入股多家公司;在袁平年老家曲周县寺头后街村,他修桥建路,乐善好施,有着“乡贤”富豪的光鲜形象;在他打拼多年的广西,他是广西河北商会的发起人之一,在生意场上风生水起。

但光鲜背后,袁平年的另一面人生却鲜为人知:房地产项目屡涉违规、公司麻烦不断、民间借贷纠纷案缠身……

圈地建府

袁府拆除最新报道消息 袁府主人袁平年鲜为人知的发家史

“袁府”的圈地修建是从2013年开始的。

在此前一年,袁平年的母亲去世。在寺头后街村曾担任过村干部的一名知情者透露,“应该是袁平年母亲去世之后,他才有了圈地的打算”。

上述知情者告诉界面新闻,袁平年于1956年出生在曲周县寺头后街村,是家中唯一的儿子,五个子女中排行老二。其父曾在邯郸市税务局担任会计一职,1950年前后下岗回到寺头后街村务农,其母则是村里的一名裁缝。

“他父亲大概30年前就去世了。”知情者称,在袁父去世后,袁平年家就在村里买下了2亩别人的农田修建父亲的坟地——这片农田后来也在“袁府”内,“他当时还在坟地四周栽了一圈树。”

在上世纪80年代,袁平年与邯郸市一名教师结婚,生下女儿。此后,袁平年的母亲曾为袁平年抱养了一个儿子。村里人很少见到袁平年的妻儿,只记得“他妻子个头很高,为人谦和”。

2012年左右,袁母去世,与袁父合葬。有村民听说,由于坟地在一片农田之间,袁平年曾想买下部分农田,修建一条从村里直通坟地的道路,但因为村里人不愿意卖地,袁平年这一计划落空。

袁府拆除最新报道消息 袁府主人袁平年鲜为人知的发家史

寺头后街村。摄影:黎文婕

村民们并未想到,袁平年的行动并未停止并且“变本加厉”。2013年,为了修建“袁府”,袁平年以修建敬老院为由,开始在曲周县第四疃镇寺头后街村村西,杏园村南,南北排水渠以西大面积征地,并围圈坟地。

在村民的记忆中,这一切来得“非常突然”。

“圈地”行动开始后,袁平年并没有露面。征地工作由政府部门完成,征收价格为1亩地29600元。多位被征地的村民向界面新闻透露,“先是村干部,再是乡干部,甚至到县里的干部,轮番上门说服你卖地。”

村民们至今不知道具体的征地面积,也不清楚征地的具体原因。“征地从来没有公开通知,全是私下里一对一找到承包土地的村民。”杏园村村民李元(化名)非常无奈,由于不堪打扰,他同意卖出了4亩承包地,当时正值小麦的播种季,“不卖都没办法,围墙直接盖起来,没有路进去,农活儿也没法干。”

至于征地的用途,村民们表示,“一开始村里说是修建农业观光园,后来又说是养老院,没人清楚到底用作什么。”

据李元回忆,征地一直“从小麦播种持续到小麦拨穗”。在这期间,有村民曾看见,袁平年“从南方请来了风水先生去看风水”。

袁府拆除最新报道消息 袁府主人袁平年鲜为人知的发家史

正被拆除中的袁府。摄影:黎文婕

与征地相比,令村民感到更为不快的是,“袁府”迅速修建了围墙,将农田内两村多户村民的祖坟圈了进去。其中,杏园村村民李秋香家是占据坟地最多的,她家的9座祖坟都在此地,却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全都被圈进围墙。

李秋香的母亲和大姨年逾70岁,难以接受迁坟的解决方案,他们曾长时间坐在围墙前,试图阻拦围墙的搭建,但最终无果。

此后,李秋香家一直苦于“上坟之难”。“每一年上坟都需要拎上铁撬或者斧子去敲袁府大门,不然里面的人完全听不见,非常费劲。”李秋香回忆,2016年清明节,他们上坟时发现,李秋香爷爷的棺材从坟地露出来了。她推断“这是修建袁府时造成的”。

同样对此感到愤怒的,还有寺头后街村的袁元(化名)。2013年,袁元父亲的坟地也被圈进袁府之内,当袁元的奶奶将此事告知在外工作的袁元后,袁元非常不解,“中国人都讲究入土为安,这未免太仗势欺人。”

后来,袁元家的长辈们曾一同商议此事,试图找到袁平年或者村干部沟通,“最终没有结果。”袁元心想“好歹同姓袁”,从网上找到了袁平年的手机号,给他发了一条短信,希望他能帮帮忙。“但袁平年没有回复”。

2015年,袁元一家发现“父亲的坟地已经被里面池塘的水泡了。”无奈之下,他们将坟地迁出,迁坟过程中购买寿衣等费用由“袁府”的修建方支出。

在此期间,“袁府”的修建极为缓慢,耗时7年,而且只完成一期建设。当地村民称,“他(袁平年)不敢盖得太快”。

本文原载于兵马俑在线(news.wmxa.cn),转载请保留本链接,敬谢!

全站热点
灞桥区召开浐河右岸景观设计方案暨浐河谷地智慧产业汇报会

2019-05-05 17:36阅读

2019长安大学城半程马拉松开跑 6000余名中外大学生参赛

2019-05-04 11:06阅读

新规观察:社保费率降低 对你会有啥影响?

2019-05-03 09:09阅读

区城管局组织召开“五一”小长假安排部署会

2019-04-30 22:21阅读

鄠邑区退役军人服务中心挂牌成立

2019-04-29 21:09阅读

大峪国有生态林场天保管护纪实"飞地虽远,责任不减"

2019-04-28 18:31阅读

区卫生健康局开展“全国儿童预防接种日”系列宣传活动

2019-04-26 20:20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