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区县播报 > 正文阅读 >

野生动物学家乔治·夏勒在中国发出的“惊叹”

2019-05-10 16:09  中国新闻网  字号:T|T

中新社西宁5月10日电 题:野生动物学家乔治·夏勒在中国发出的“惊叹”

中新社记者 张添福

“我对设计完美并正在建设的大熊猫国家公园感到高兴和吃惊。”野生生物保护学会(WCS)资深科学家乔治·夏勒说,中国圈养大熊猫事业取得了很大成功,现在还尝试放回原始栖息地,中国同行取得了非凡成就。

乔治·夏勒1933年出生在德国,之后迁居美国,他被赞誉是全世界三位最杰出的野生动物研究者之一。五年前,在海拔四五千米的青海澜沧江源,被昵称为“夏爷爷”的乔治·夏勒率队考察,步履矫健,让同行记者望尘莫及。

五年后的这个五月,他在青海省会西宁分享自己的“荒野人生”,此时,乔治·夏勒已是86岁高龄。

在非洲的一片大猩猩栖息地,乔治·夏勒说,“为了做研究,我经常跟着一群大猩猩,睡在它们身边也没问题。”他展示一张大猩猩照片,“我去看它们,它们也会过来看我。”

乔治·夏勒1952年便开启长达半个多世纪的荒野科考之旅。在坦桑尼亚塞伦盖蒂国家公园,能大片观察到大量野生动物的最好区域,“我和妻儿在这住了三年,长颈鹿会到我家前院进食,狮子会进来睡觉,甚至连老虎都会熟悉我的存在,但我从来没习惯过它们在我身边出现。”乔治·夏勒说。

1980年,乔治·夏勒踏足中国,受邀开展野生大熊猫研究,他也被认为是那个年代鲜有能接触到该物种的西方人,“我很高兴,终于有机会能来了。我碰到两只正在交配的大熊猫,但它们根本没有理我,它们很专注。”

1984年,乔治·夏勒的注意力很快转向青藏高原“神出鬼没”的藏羚羊,“世界上没有比这更好的地方,大群雌性藏羚羊聚在产仔地,旁边有湖,远处有雪山。”

“但藏羚羊被大量盗猎过,”乔治·夏勒说,“对藏羚羊来说,非常不幸的是它们拥有世界上最好的绒,幸运得是,中国政府加大了保护力度。”

“我为中国项目投入的时间远多于任何一个地方,”他在著作《第三极的馈赠——一位博物学家的荒野手记》中写道,那时并未意识到,为了研究藏羚羊,“要在渺无人烟的地域走多少路才能大致了解藏羚羊的迁徙模式。”

在他看来,在亚洲,像藏羚羊这样的有蹄类动物大迁徙所剩无几,留住这一奇观对中国乃至世界都有重要意义。

乔治·夏勒语速缓慢,以丰富图片,讲述自己在荒野传奇而又美妙的经历,不时引发聆听者会心一笑。但在幽默演讲的事例背后,他坦言,地球上存在着一场场野生动物与人类开发间“你进我退”拉锯战般的较量。

乔治·夏勒在自己的著作中反问自己,为何迷恋野性大地?“也许,我只是觉得那个与外界隔绝、弥漫着沉静气息的世界很美。”他回答。

如今,他早已不是那个初入荒野时一头棕发的瘦高个男孩,满头银发成了“粉丝”心中“夏爷爷”的标配。

结束演讲,乔治·夏勒一行起程赶往气候恶劣的黄河源,开启为期一个月的科学考察,“终于可以离开城市了,我很高兴。”(完)

    本文原载于兵马俑在线(news.wmxa.cn),转载请保留本链接,敬谢!

    全站热点
    陕西将举行生态环境监测专业技术人员比武预选赛 5月25日前报名

    2019-05-10 13:26阅读

    未央区召开健康促进区建设评估人群调查工作协调会

    2019-05-09 15:45阅读

    西大街党工委召开第一期“党建+商圈课堂”“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主题讲座

    2019-05-08 19:46阅读

    区委常委、常务副区长王海成到小金街办毛湾村调研指导工作

    2019-05-07 18:22阅读

    碑林区城市管理和综合执法局召开城市管理重点工作推进会

    2019-05-06 16:51阅读

    未央区司法局召开律师行业第四次经济普查工作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督导工作会议

    2019-05-05 12:41阅读

    新规观察:社保费率降低 对你会有啥影响?

    2019-05-03 09:09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