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区县播报 > 正文阅读 >

男子失散22载成“黑户” 福建警方助寻亲

2019-09-16 18:33  中国新闻网  字号:T|T

男子失散22载成“黑户”福建警方助寻亲

失散22年后,小强(化名)与母亲紧紧相拥。(警方供图)

中新网福建晋江9月16日电 (庄凌龙 朱运培 陈永彬)“我想找到亲生父母,我想有户口、有身份证,可以办银行卡,可以存钱……”这在普通人看来很简单的事情,今年29岁的小强(化名)却足足等了22年。

16日,福建晋江警方通过DNA比对,帮助小强找到了阔别22年的亲人。确认了小强及其父母的亲子关系后,晋江警方也积极同贵州当地警方联系,协调帮忙解决小强的户口问题。

小强的生父母都是贵州六盘水人。生父姓谌,今年55岁;生母姓左,今年49岁。1997年,其生父在福建打工,而生母在贵州老家照顾两个孩子,当时年仅7岁的小强是二儿子。

农历正月底的一天,谌父接到贵州老家的电话,说二儿子不见了。“当时就蒙了,家里人在派出所报了案,还用广播在村里找人,但都没有消息。”谌父说,过了好久年,他听说儿子可能出现在河南,也试着去找,可是偌大的城市,也没有准确的地址,没有头绪也不知道去哪里找。

左母回忆称,那年她去赶集,二儿子自己去集上找她,她拿了一块钱零钱给儿子让他自己回家,没想到儿子就不见了。“我当时就应该自己送他回家的。”回忆当年,左母后悔不已。再后来,谌父和左母离了婚,左母改嫁后有了新家庭。

2014年,因为一直未能找到人,小强在贵州老家的户口被注销。

小强对于小时候的记忆几近模糊,只记得在泉州永春的一户人家长大,那户人家对他并不好。3年前,小强离开永春的家里来到晋江打工,但也并不如意。因为抱养的关系,小强从出生以后就没有户口,自然也没有身份证,很多工厂都不要他;找不到工作,没有钱,不少时候过的是流浪汉生活。

幸运的是,后来小强遇到了如今收养他的徐氏夫妇,徐氏夫妇成了他的“干爹”“娘娘”(贵州方言,意为“阿姨”)。

徐先生是个小包工头,他告诉记者,小强来到家里是在冬天,下着雨,天气很冷。当时小强和另一名男子来找工作,他便把他们两人留了下来。

“第一眼就觉得他(小强)很可怜,大冬天还穿着短袖短裤,脚上就只穿一双拖鞋,整个人站在门外冷得直发抖。”徐先生说,和小强一起来的男子只做了半个月就离开了,小强却一直在徐家。

徐先生的妻子梁女士说,其实那个时候小强干活很懒,本来他们并不想留下他,甚至为了小强去留的事情,她和丈夫吵了不少架。

就这样小强在徐家留了下来,一晃就是3年。徐家只有三个女儿,徐先生早已把小强当作自家儿子来养,还让小强随了他的姓,取了新名字,可是当徐先生准备给小强上户口、办身份证时候却犯了难。

“找不到亲生父母,就没有户口,也办不了身份证。”脱掉“黑户”帽成了小强的最大心愿。

听说采血进行DNA比对能找到亲生父母,小强便到公安机关采了血。好消息很快就传来,他与贵州六盘水的一个寻子父亲的DNA比对吻合。

为进一步比对,9月10日,左母来到晋江市公安局进行了采血。9月16日,DNA结果出来,吻合度为99.99%。至此,小强终于找到了自己的亲生父母。(完)

    本文原载于兵马俑在线(news.wmxa.cn),转载请保留本链接,敬谢!

    全站热点
    长安区税务局齐参与践行垃圾分类新时尚

    2019-09-16 14:32阅读

    雁塔区区委副书记、区长赵雷带队检查节日期间重点工作

    2019-09-15 13:55阅读

    砲里司法所举行“法律宣传进校园”知识讲座

    2019-09-12 18:31阅读

    及时贯彻、迅速部署,认真落实——鄠邑区召开“三比一提升”工作动员会,安排部署脱贫攻坚工作

    2019-09-11 17:11阅读

    2019中国特色旅游商品大赛落幕 陕西获奖数量居全国第一

    2019-09-10 08:12阅读

    五加二白加黑 尽全力创国卫 阎良区市场监管局助力航空基地勇夺全市开发区第一

    2019-09-08 17:26阅读

    服装品牌国货变国潮需要走几步?

    2019-09-06 12:13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