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区县播报 > 正文阅读 >

乡村教师眼里的乡村教育 和我们以为的有啥不一样?

2020-01-10 22:08  中国新闻网  字号:T|T

中新网三亚1月10日电 (左宇坤)说起乡村学校,人们脑海中的印象,往往都是尘土飞扬的操场、石头盖的教室、破了洞的木桌椅……现实是这样的吗?

日前,在马云乡村教师颁奖典礼期间,四位乡村教师接受了记者的采访。通过他们的描述,搭建起了一个和我们想象得不太一样的乡村教育生态。

王菲、张晓琴、孙向兵、袁辉(从左至右)四位乡村教师接受采访。左宇坤 摄

王菲、张晓琴、孙向兵、袁辉(从左至右)四位乡村教师接受采访。左宇坤 摄

硬件强:塑胶操场、投影设备成“标配”

王菲、张晓琴、孙向兵、袁辉,四位乡村教师是来自全国各地的往届马云乡村教师奖获奖教师代表。舞台上的他们,虽有些紧张,但表现得大气又从容。脱下西装放下话筒的四位老师,说起自己最熟悉的乡村教育和最热爱的孩子们,则滔滔不绝。

老师们告诉记者,虽然目前乡村整体环境和条件比较艰苦,但是乡村学校的硬件设施已经越来越好了。

“像我们那里,整个一栋大楼里,就几十个孩子。”来自甘肃的乡村教师张晓琴说。

近年来,国家在教育方面的投入越来越大。全国教育经费执行情况统计公告显示,2018年全国教育经费总投入为46143.00亿元。其中,国家财政性教育经费为36995.77亿元,占GDP比例为4.11%,这也是自2012年以来连续七年保持在4%以上。

通过老师们展示的学校照片不难看出,现在的乡村学校里,多层教学楼、塑胶操场、投影设备已经成为“标配”。

乡村学校里的塑胶操场。受访者王菲供图

乡村学校里的塑胶操场。受访者王菲供图

但同时,这也带来了不少“幸福的烦恼”。

“政府投入是很大的,像我们学校配备了电子白板、钢琴等。”来自四川的乡村教师孙向兵说:“但带来的问题是维护起来比较困难。首先是有电量等成本问题,其次是像关机之类的操作,我们教了老师,老师们也记不住,他们认为是公家的东西。”

软件弱:乡村教师缺口大

“我们到大学里去招老师,很多人一听说这个地方这么偏远都不愿来。”张晓琴告诉记者:“还有的合同都签了,坐车绕到学校一看(条件这么艰苦),第二天就走了。”

“我们这里也是。”孙向兵附和道:“之前招了个研究生,来了一看条件这么差,第二天就启程走了。”

学校招不来人,招来的人也很难留下。

“乡村老师是城里老师的练兵场。”张晓琴这样形容。乡镇上培养的优秀老师,很多人最终的选择是考入城里。

孙向兵所在的学校里,几乎每年都会有十名左右的优秀老师离开乡村学校进入县城:“刚把他们培养好,就走了。再有新的老师进来,我们再重新培养。”

乡村学校的学生站在投影仪前。受访者王菲供图

乡村学校的学生站在投影仪前。受访者王菲供图

老师们认为,现在的乡村教师团体,老龄化和两极化都相当严重:“除了新的老师进不来,旧的老师也带不动。”

留在乡村学校的老师,很大一部分都年纪较大,出现了职业倦怠感,“因为一些老师把自己的发展看做只能一步一步向上‘混职称’的单向线性道路,遇到了职业天花板。”

“我们现在努力做的一件事就是改变大家对乡村教师的印象。”来自山东的王菲老师说:“目前国家对乡村教师这块的倾向性很强,编制、福利、待遇都不错。很多的乡村教师都是90后,他们未来的发展是多元的,而不是传统的‘熬时间’发展模式。”

管理难:乡村孩子也“叛逆”

说起目前自己在乡村教育面临的问题,老师们不约而同提到的一点就是“留守儿童的心理健康”。

“这两年来,农村地区的孩子沉迷手机的情况也很多,导致厌学、出走,甚至的自杀的事情并不罕见。”孙向兵表示。

对于这些孩子的管理和教育,“家校联动”的理念在乡村是行不通的。

“在我们那边,离婚率能达到40%左右,孩子是真的没人管。”孙向兵告诉记者。

乡村学校。受访者张晓琴供图

乡村学校。受访者张晓琴供图

承担了相当大责任和压力的乡村教师们,其实在家庭教育和心理健康方面的专业知识也是缺乏的。

孙向兵曾经邀请过二级心理咨询师来学校给孩子们讲课,但一次讲课就要花费3000元左右,并不是学校能够长期承受的价格,只能针对初三毕业班的学生。

除此之外,老师们只能充分利用自己身边的资源,例如邀请妇产科的朋友来为女生普及生理健康,但也只是偶尔的活动,缺乏长期机制。

生源少:寄宿制改造和合理并校是发展方向

“生源流失真的很严重,”王菲说,“我们学校是镇上的中心中学,一共才186个孩子。我刚参加工作时,一个年级还有三个班,一个班五十多个孩子。现在整个年级也就五十多个孩子,估计今年初一新生也就能再来十几个孩子。”

生源萎缩严重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有条件的家庭把孩子送出去,留下来的大多是家里条件一般的,甚至是很不好的。

“这些的孩子里面还存在一些患有智力障碍等的特殊孩子。我们也建议他们去特殊学校,但村里的家长觉得,我们孩子去了特殊学校,找媳妇就很困难。”

招不来学生,很多农村教学点便走向了自然消亡。孙向兵说:“我们那边今年最后一所村校已经关闭了,那是当年由獐子岛援建的,建得特别好,但最后只剩下三个学生。”

马云乡村教育午餐会现场讨论寄宿制改造和合理并校。

马云乡村教育午餐会现场讨论寄宿制改造和合理并校。

目前,撤点并校是乡村教育发展的一个重要方向。

马云表示,并校的真正目的是给农村孩子一个公平优质的教育机会:“以前一个教学点是一个老师、十几个孩子;并校以后,学生多了、老师多了,资源可以集中。”

但并校不是一并了之,要建立起一整套寄宿制体系。马云认为,农村寄宿制学校应该是“家校合一”,是“教”和“育”的结合。

“在城里面,‘教’以学校为主,‘育’以家庭为主,农村寄宿制学校是‘家校合一’,既要教得好,还要育人。建一个学校、建一个宿舍是容易的,但是把这套体系建起来,才是我们对农村地区家教合一的关键点。”

虽然目前乡村教育依旧有很多困难,但这些在三亚看过海的优秀教师们,回到山沟里,依然对教育事业坚定而热忱。

用张晓琴很喜欢一句话说,“藐视平庸的一切,要敢于追逐梦想,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完)

    本文原载于兵马俑在线(news.wmxa.cn),转载请保留本链接,敬谢!

    全站热点
    区医保局及时传达主题教育总结大会和党风廉政大会的会议精神

    2020-01-10 16:43阅读

    市城管委办公室对碑林区生活垃圾分类开展调研工作

    2020-01-09 18:52阅读

    中共蓝田县第十六届委员会第七次全体会议闭幕

    2020-01-08 19:15阅读

    奏响“我要上全运”主题 2020陕西将再掀全民健身热潮

    2020-01-07 08:22阅读

    落实新发展理念 陕西高质量发展五年成绩单

    2020-01-04 08:09阅读

    好消息!陕西省21个高速省界收费站今起全部取消

    2020-01-01 10:17阅读

    太乙宫街道持之以恒正风肃纪确保2020年元旦春节风清气正

    2019-12-31 10:30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