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区县播报 > 正文阅读 >

武汉留守记:不知他是否看到我口罩下的笑容

2020-01-27 23:20  中新网微信公众号  字号:T|T

1月27日,正月初三,封城第五天。

午饭后,在小区里随便走了走。一位大叔迎面走来,双耳挂着口罩,看到我后立马戴好,严阵以待。因为出门前再三检查过口罩是否佩戴正确,我倒是不慌不忙地笑了笑,只是不知在口罩的遮掩下,大叔有否看到这个笑容。

路过小区的儿童玩耍区,明明知道不会有什么人,还是下意识望了望,果然是意料之中的冷清。可能是工作时间的原因,亦或是自己性格的原因,平日也和左邻右里没什么交集,最多也就是上班的时候正好在电梯口碰到会彼此微笑。

以往春节充满欢声笑语的小区儿童乐园,现在空无一人。

现在看着那一扇扇如以往一样紧闭的大门,我反而多了几分好奇,这里面的人也和我们一样,仍身在武汉么?偶尔在客厅听到走道外的动静,也会多几分猜测:他们是刚刚遛完弯还是做完补给呢,抑或,这一瞬即逝的声音只是自己的错觉?

网络上的消息仍然满天飞,有振奋人心的,比如武汉火神山医院的建设进度,比如医疗人员和医疗物资的支援进度,比如病毒的研究进展,据说有好几种药物都会投入使用。

关于各种医疗系统流出的小道消息也在减少,倒是有个截图被各个聊天群疯传。说,有医护人员的群都一片淡定,有理科生的群都忙着科普,有文科生的群都忙着各种谣言。哑然失笑的同时不由得感叹,之前是作为武汉人,现在是作为文科生,又莫名背了一次锅。但是我想这个段子其实也说明了,不懂才会有谣言。

小区垃圾箱专设了废弃口罩丢弃点。

糟糕的消息也有,比如日渐增加的确诊和死亡人数。对我们而言,这只是一个个数字,而事实上每一个数字后面都是一个家庭或者一个群体的悲伤。这些数字背后有着自己怎么样的故事,作为一个围城里的普通人,不是不想知道,而是不敢知道,不忍知道。

还有大量从武汉返乡的人员信息被泄露的事情,从朋友圈看到,有的在家自觉自动接受隔离的人员甚至开始受到信息骚扰,言辞之恶毒令人侧目。想起前一天湖北的新闻发布会上说,春运前后有500万人流出武汉,这500万人是否安好呢,身体和心态?

不由得又想起另外两则温度完全不同的新闻,一是上海杨浦专门开辟酒店给武汉过去的人居住统一管理,二是日本政府不公布确诊者国籍,只写“居住在武汉市的旅客”,在被记者质问时说:“国籍与疫情二次扩散无关,要尊重患者。”也许未感同身受的我说这些有些矫情,但是,隐私和生命一样,都应该是被尊重的。

冷风拂过,又不由得咳嗽起来。每年冬天都会犯的老毛病,以前我还跟朋友调笑说,有的东西跟自己久了,会变得亲切,即使是咳嗽这种疾病。现在想想,为赋新词强说愁的不懂事真的无关乎年龄啊。现在最需要的是一杯热腾腾的姜茶吧。小区门口进来一辆自行车,保安大叔又拿出了体温计。而我,也打算上楼回家了。

作者:杨梅

    本文原载于兵马俑在线(news.wmxa.cn),转载请保留本链接,敬谢!

    全站热点
    碑林区委、区政府主要领导带队慰问城市治理一线值班值守和执勤人员

    2020-01-27 20:07阅读

    谭家街道纪工委书记宋航航、武装部部长朱楠带队治污减霾办到水晶卡芭拉社区开展疫情检查工作

    2020-01-27 10:41阅读

    致从武汉来西安朋友的一封信

    2020-01-26 09:55阅读

    郭杜街道张康村1700村民共享产权制度改革红利

    2020-01-23 10:32阅读

    等驾坡街道举办中国年·看西安——“棋”乐融融 “联”送祝福迎新春系列活动

    2020-01-21 15:55阅读

    只争朝夕 不负韶华——阎良区青少年活动中心2019年奋进历程

    2020-01-19 19:26阅读

    蒲小川:陕西经济高质量发展的三个重要问题

    2020-01-17 13:12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