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资讯频道 > 正文阅读

眉县七旬老翁多年与毒蛇博弈

2013-03-27 12:31  宝鸡日报  字号:T|T

过了惊蛰,太白山脚下的眉县草长莺飞。

横渠镇73岁的蛇医魏喜来,准备进山去采药了。虽说近年来蛇少了,被蛇咬伤的人也不像以前那么多,但蛇伤比不得其他外伤,稍有拖延就会要命。所以,魏喜来总是在开春的时候把药备足。

一次偶遇

他的名声在乡里传开

上世纪60年代,魏喜来跟着父亲从蓝田来到眉县。魏喜来的家族世代悬壶,因为太白山的草药好、劲头足,便迁来横渠边采药、边行医。当时现代医疗不普及,乡亲们有个头疼脑热,大都找村上的民间医生给抓个草药。魏喜来的父亲医术不错,慢慢地在当地小有名气。从10岁起就跟着父亲上山采药的魏喜来,当然子承父业,成了一个赤脚医生。但是,乡亲们虽然熟悉这个走乡串镇看病的小伙子,却并不了解他还有一门家传的绝技。

1966年初夏的一天,魏喜来去县上买药,在路边看见一大群人围着看什么。凑近一看,原来是一个人被毒蛇咬了,腿肿得老高。听周围群众说,这人是从商洛山阳县来眉县伐木的工人,早上被蛇咬了,大家正准备把他往县医院送。魏喜来抬头看见一个熟人,就说:“咱俩救个人吧。”他让熟人用架子车把伤员拉到自己家去,自己跑到山坡上找草药去了。

半个小时以后,魏喜来拿着一把草回到家,伤者已经昏迷了。他把手里的草一部分放在嘴里嚼烂敷在蛇咬的伤口上,另一些熬了给伤者喂下去。几天之后,伤者康复了,家里来的人感激万分,而魏喜来善医蛇伤的名气也传开了。

眉县七旬老翁多年与毒蛇博弈

三年时间他捉到了太白山所有品种的毒蛇

在现代医学中,治毒蛇咬伤的灵丹妙药是抗蛇毒血清,但是,不同的毒蛇会有不同性质的毒素,如果使用不当就没有效果。也就是说,搞清楚是被什么蛇咬的,是治疗蛇伤的关键。魏喜来治蛇伤,也得搞清楚这一点。“看到牙印,我基本上能搞清是啥蛇咬的。”魏喜来的自信来自于他对太白山毒蛇的了解。他拿出几个大瓶子,里面泡着一大堆蛇,“太白山所有品种的毒蛇都在里面!”

太白山有七八种毒蛇,个头都不大,但是毒性却不小。“像这条‘三步倒’,长不到一尺,人被咬了发作特别快,传说走不了三步就要命。”随着魏喜来的介绍,这些在瓶子里盘着的蛇越发令人毛骨悚然。

为了捉这些蛇,魏喜来花了3年时间。虽说他能靠牙印辨识蛇伤,但蛇毒的蔓延非常迅速,容不得出现半点偏差。所以,捉这些蛇的主要目的,除了熟悉毒蛇品种之外,更重要的是让伤者自己去辨认,咬自己的是哪种蛇。为了捉这些蛇,魏喜来好多次以身犯险,最危险的一次被咬之后,半个身子都肿了,而且身处太白山巅,根本无法求医。

被蛇咬伤

他靠着草药死里逃生

那次,魏喜来险些丢了命。不过他现在讲起来轻描淡写,好像这事儿发生在别人身上。

那是个夏天,魏喜来和几个同伴上山采药,在太白山主峰的悬崖边上,他看见一丛上好的抱石莲,伸手去摘,谁知草根里窜出一条毒蛇,一口咬在他的左手背上!这蛇短短的,土黄色,三角头,魏喜来一眼看出是条蝮蛇。同伴也看到了,大惊失色。同为采药人,大家都知道,被蝮蛇咬伤,基本上是走不出山的。

魏喜来没慌,把那个抱石莲嚼了贴上,跟同伴说:“咱慢慢下山,到住的地方再说。”同伴很忐忑,一走路血液循环加快,蛇毒发作得更快,这要是在半路上……

果然,走了没多久,魏喜来的胳膊肿了,肩膀肿了,半个身子也肿了。就见他一边走一边四处踅摸,有时候摘棵草吃掉,有时候嚼点叶子擦伤口,大半天时间,终于挨到了歇脚的村子。魏喜来对同伴们说,你们去晒药吧,我吃点药睡一觉,明天咱再上山。

第二天早晨,魏喜来爬起来了,肿没消,但胳膊已经活动自如了。他们又上山去采药,等这次药采完回家的时候,他的伤全好了,这一下,采药的伙计们对他刮目相看。

捉蛇治伤

他反倒跟蛇感情很深

魏喜来的家里挂满了锦旗,大部分是上世纪90年代的。“现在蛇少了,一是化肥、农药用得多,再就是深耕,蛇没住的地方了。”跟毒蛇角逐了半辈子的魏喜来竟然为此有些伤感。其实他真的不是害怕以后没了生意,因为他给人治蛇伤基本上不主动收钱,“这是救命呢,没钱我也不能看着人死。”

魏喜来认为蛇是不会主动攻击人的,蛇咬了人,当然站在人的立场上就要打蛇治病,但蛇本身并没有错,而且还会和人产生感情。前些年蛇伤多,他家里养了一些蛇。后来大家都觉得害怕,他就把蛇放走了,没想到过了几天,其中一条大蛇又回来了。他把它带到山里又放了一次,事后蛇还是找了回来。“最后一次我就给它念叨,再别回来了,自己到山里去吧。”不管是不是真的能听懂人话,魏喜来认为那蛇是明白了他的意思,再没回来。

蛇少了,说明蛇吃的东西少了,吃蛇的东西慢慢也就少了。虽然讲不出食物链这样的大道理,魏喜来却在感叹生态环境不如从前了。上个世纪,他每年夏天都要救几十人,而去年一共才治了七八个人。蛇伤少了,蛇医的手艺,也就快失传了。

少人传承

他想把医蛇伤的秘方公诸天下

治蛇伤的祖传秘方魏喜来已经传给了儿子,但他觉得这样还不能了却他的心愿。“太白山的草药有64种可以治蛇伤!关键是搭配,按照不同的蛇毒对症下药。”魏喜来在感叹“太白无闲草”的同时,也在担忧这些草药的价值正在被淡忘,“以后没有民间蛇医了,这些草药也会被忘掉。”

在传统的民间中医里,草药的汤头歌往往隐藏了药的真名,原因是医生们不愿意让自己的祖传秘方外传。“天上的云、地上的鳖、活人脑子姑娘血”,这是魏喜来念的一段蛇药口诀,别说是一般人,就是医生也搞不清说的是啥。经过他一解释,才知道其实就是身边的东西。“天上的云”是锅底的灰,“地上的鳖”是炕上的虱,“活人脑子”是唾沫,“姑娘血”就是人的乳汁。“把汤头歌编成这样,是过去民间医生保守的做法,不但无法广泛传承医术,还会给后世的研究整理造成麻烦。”魏喜来的思想是比较开放的,他认为这些治病救人的好方子应该让全社会知道,给子孙后代留下来。如果有合适的平台,他愿意把秘方公开。

本文原载于兵马俑在线(news.wmxa.cn),转载请保留本链接,敬谢!

    全站热点
    大爱铺坦途——阎良区残联助残工作纪实

    2013-03-26 10:45阅读

    宝鸡市建成区域自动气象站158个 每20公里就有1个自动气象站

    2013-03-24 18:09阅读

    副市长张宁到临潼区调研骊山北麓造林绿化工作

    2013-03-21 12:42阅读

    周至县召开第二届西安楼观·中国老子文化节动员大会

    2013-03-18 10:18阅读

    长安区千余名干部职工义务植树为美丽长安再添新绿

    2013-03-13 00:20阅读

    户县召开庆祝“三八”国际劳动妇女节103周年暨表彰大会

    2013-03-08 11:02阅读

    铜川市委办整治“庸懒散”行动快措施实

    2013-03-05 09:14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