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区县播报 > 正文阅读 >

花果山上访“愚公”

2013-06-03 13:28  陕西农村报  字号:T|T

年复一年在山里植树造林,年又一年在山里独户而居管林护林。十年辛劳,他把大秦岭中的半截山变成了“绿色的海洋、花的海洋,果的海洋”。觉得这辈子值了,把最珍贵的给了大山,没人献花,没有掌声,只有我们——

出华县城,沿着西潼路向东行驶,到少华山的入口左拐,向东边的岔道开去,过了一个村子,进入了乡间土路,随即拐向秦岭的一处峪道,车在崎岖的山路上绕来绕去,路慢慢的变得陡峭,一边是看不见底的山沟,一边是山崖,蓝天白云,山上郁郁葱葱。

车在一座房前停下。一个清瘦而又精神的老人,双手端着一盆鲜红的樱桃从一处樱桃林里迎了出来,脸上露出憨厚的笑容:“来咧,屋里坐,吃樱桃。”

走进屋子,只见门内放着一张小桌子和几个简单的小木凳,锅灶与土炕相连,炕上放着简单的被褥,炕的旁边放着老式箱柜,这就是当代“愚工”李天财的家。

李天财说:“1947年我生于华县华洲镇,1964年初中毕业后就回到村子在生产队当会计,又先后到公社的农机站、县财政局工作。改革开放后,就开始做起家具、粮油生意,积累了一些资金,在西安、渭南、华县购置了房产。上世纪九十年代资产已超过一百多万元,人们背地里叫我‘李百万’。”

问他怎么想到来到这山上的?李天财说:“2000年,我在华洲镇黄河村承包了130多亩地,搞起了经济林,2003年已发展红梨80万株,核桃20万株,大甜柿4万余株,枣树及其他苗木4万余株。2003年8月的一场洪水把我的一切都卷走了。”说到此,他停留了好长时间,仿佛看到了肆虐的洪水。李天财继续说,我老婆李侠毕业于陕西师范大学,是个优秀教师,面对使我们家一夜之间倾家荡产的洪涝“不怕你们笑话,连包食盐我都买不起了”话说道这儿,李天财有点哽咽。

为李天财打工的王喜雀说:“我和丈夫李江龙7年前跟随老李在山坳里种树直到现在,刚开始的几年,老李就把苦受扎了,住的房子是一处炸石场废弃旧房子,吃灾害,她一下子就病倒了,直直躺了一个多星期。在临终前一直念叨,南山支流是祸水,生态破坏造的孽。送走了一病不起的妻子,我独此一人来到半截山散心。之所以来到这里,源于一个凄美的传说:“半截山叫富成山,有个叫李凤仙的富人,对穷人借还的粮食是大斗入、小斗出。对老百姓非常苛刻,经常欺压老百姓,上帝知道此事后,就派遣了一员天将,乔装成讨饭的来到李凤仙家门口,李凤仙不但不给吃的,还让人将牛粪拿给讨饭的吃,李府的一个丫鬟偷偷地拿了一个馍给了讨饭的,讨饭的给丫鬟说‘姑娘,你每天早上起来看大门外石狮子的眼睛,石狮子的眼睛红了你就赶紧跑。’有一天丫鬟看到石狮子眼睛发红,就跑了,跑了几里路回头看,山一半塌了下来,把李凤仙的庄园一起埋了。从此,人们把这儿就叫半截山了。”

半截山三面环山,坐南面北,一条溪流穿行于石头浪中间,荒凉之中透出幽静,杂草从山下密密匝匝铺排到山顶,何不将这儿变成世外桃源,既可以离开黄河村的伤心之地,又可以慰藉妻子的在天之灵,他回去就找村干部将这山承包下来,承包的年限是20年。

2004年开春,李天财带上被褥来到半截山,几乎4年都是在山上度过的。那时半截山全是石头,一天只能凿4到6个树坑,坑挖好了,再到附近用担子给树坑挑土,然后就从山下把树苗一捆捆的扛上来栽上。

2005年和2006年是李天财最艰难的两年,人都知道洪水把李天财的一切都卷走了,知道他没有钱了,银行也不给贷款,要借到钱很艰难,没办法,为了给山上投资,李天财把西安、渭南、华县的房产卖了,资金还是不够,李天财说:的粮食月月要从几十里的山下往上背,吃的菜全是自己在山石头窝里一棵一棵种出来的,没柴烧火,就到山上割,捆成捆,从山上往下滚,再背回来,特别是往树坑里担土,上百斤重的土压在肩上,还要爬乱石陡坡,一步一颤,令人担心,令人心酸,老李的愚公移山的精神感动了我们,才使我们留在了山上。我想老李再难上两三年,一切都会好的。”

“过去的光景不说了,走,到花果山里看一看。”李天财打断王喜雀的话,招呼记者钻林子。

在李天财的陪同下,我们便向树林里走去,没走几步山路,记者已是气喘吁吁,而李天财就像走在平路上一样,脚步轻快,他一边走,一边介绍,你看那一边是核桃树,共有一万株,有3000多株已经开始挂果了,这边是樱桃林,有500多株,那边是大甜杏有100多株,那边是梨园有500株,那边还有60多株的桑树,春天满山遍野开着花,真是鸟语花香,人间仙境,到了5月的樱桃和桑食,六月的大甜杏和桃子,7、8月的枣和梨,9月的梨和核桃,10月的大甜柿子红的诱人,这时满山遍野,红红绿绿好看极了,这儿一年四季都有看不完的好景色。李天财唱吟道,“春有百花冬有雪,夏有凉风秋有果,若是闲来无烦事,一年四季好时节”,李天财眉飞色舞,脸上荡漾着幸福。

来到两个拦水坝前,李天财说,修这两个拦水坝,先是用车把水泥和砖运到山脚下,然后用肩扛的办法,将水泥一步一步,一节一节运到山腰,手磨破了皮,肩膀肿得像馒头,终于将拦水坝在山腰上建成,实现了水浇地的梦想,山坡上到处都埋着水管,只要用手拧开水龙头,便有水喷出来,山坡上的树再也不会渴了。

进了林子,我们已是不知东西南北了,记者问到这儿有没有野兽?

李天财说:“有,2008年3月的一天早上,我听见狗使劲的狂叫,就给狗把绳子解开,狗一下子扑了过去,我一看是个野猪,狗只有60多斤,那个野猪150多斤,狗一下子和野猪咬了起来,野猪可厉害了,把狗多处咬伤了,可狗硬是把野猪的脖子咬住不放,我当时抡起铁锨向野猪打去,经过近20分钟的搏斗,才把那头野猪弄死,野猪死了,狗也死了,一场惨烈的生死撕杀,还真是应验了一猪二熊三老虎的传说。看来野猪的确比狗熊和老虎厉害,狗死了,我难过了好长时间。”返回的途中,车内的记者就“愚公愚不愚,智叟智不智”争论不休,但是李天财挖山不止,植树造林,改变环境的不懈努力,无疑是造福后代的壮举。

    本文原载于兵马俑在线(news.wmxa.cn),转载请保留本链接,敬谢!

    全站热点
    灞桥区召开经济指标及重点项目“双过半”推进会

    2013-06-03 13:23阅读

    莲湖区关爱进城务工人员子女活动启动

    2013-05-30 10:21阅读

    蓝田5所学校获赠“神华爱心书屋”

    2013-05-28 13:29阅读

    长安区召开干部作风建设暨党风廉政宣传教育报告会

    2013-05-04 22:25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