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频道 > 正文阅读

葆元诊所屡屡上演医托骗局 诊所内“连环演出”

2017-03-21 17:00  兵马俑在线  字号:T|T

立水桥地铁附近,中滩村6号院4号楼底商,一家名为葆元诊所前常有人进出。诊所内,一条横幅上写着“严厉打击非法行医行为,全力维护群众就医安全”。

而葆元诊所的行为却与横幅中所言背道而驰。

来此就医者,几乎都是外地来京求医者,他们的第一站并非这里。而是在各大医院外,偶遇到了患有同样疾病的“病友”,“病友”称在此诊所得到了很好的治疗效果。

求医心切的患者,在“病友”的带领下,来到了立水桥附近的葆元诊所。而患者所患疾病并不相同,有眼病、肾病、胃病等。待检查之后,患者会被开出数千元不等的中药。

葆元诊所是否具备行医资格?患者遇到的是真“病友”还是医托?对于此类行为又该如何应对?北京晚报记者通过多日调查,揭露葆元诊所无法示人的医托行径。

“病友”问路

聊着聊着

都带到葆元诊所

几天前,在东单地铁站,甘肃来京求医的小苏与父母站在一起。20岁的小苏患有肾病,多日求医让她有些疲惫,准备乘坐地铁回到宾馆休息。“在老家的治疗效果并不好,来北京就是想去好医院看病。”

一对中年男女出现在了小苏与父母面前,打听着一个小苏从未听过的地方,小苏只好笑着摇头,告知对方自己也是刚来北京。

中年女子突然话锋一转,询问小苏是否来京治疗肾病,描述着与小苏同样的病情,“听上去,她的病情甚至比我更重。”

中年女子告诉小苏,她正要去一位著名的中医大夫开办的诊所挂号,已经在那里治疗了两个月时间,效果很好。

小苏因病情已经走过很多地方,都未见好转呢。求医心切的小苏与父母决定跟着中年男女一起坐上了5号线地铁,去往立水桥地铁站。不过,小苏与父母买的地铁票并非去往立水桥站,中年男女带着小苏在站内进行着补票。“我有点怀疑,他们也是看病的,向我们问路,怎么补票这一套这么熟呢?”

同样的场景在崇文门地铁站附近的一家三甲医院外上演。来自东北的李曼(化名)患有眼疾,在多地求医后未见好转后来到了北京。一对中年男女同样以问路为由,拦住了李曼夫妇。“后来说他们也是看眼病的,声称这家医院看的效果不好,后来在一家专门治眼睛的中医诊所,效果很好,今天他们是来复查的。”

“病友”从兜子里掏出了药瓶和她以前得病时的照片,小苏看到,这些药果然是她平时吃的药。“看了她的照片觉着很惨,对她有同情,也有信任。”小苏此前的一丝怀疑也开始慢慢被驱散。

小苏与李曼在问路的“病友”的带领下,都来到了立水桥地铁站外的葆元诊所。

  连环演出

诊所内仍有“病友”搭话

到了立水桥地铁站,那对中年男女带着小苏和父母走过了一条小店林立的街道。“葆元诊所”,就在一栋居民楼的底商。

葆元门诊分为两层,一层进门处挂着一块牌匾,写着“北京葆元专家门诊诊疗中心”。一路以姐弟相称的中年男女带着小苏进入诊所,一名六十岁左右的男性拉住了她,“告诉我说这个大夫看得很好,他多年的顽疾都治好了。”

一名身穿白大褂的年轻人将小苏带到了挂号处,小苏递进去的身份证被工作人员丢在一旁,便给了她一个病历本。“我又有些怀疑了,一般的挂号都是要刷一下身份证,他们却看都不看。”小苏花了100元挂号后,便被领到了二楼。

二楼中有四个房间,三个房间门上挂着“中医科”,一间门上挂着“口腔科”。一条写着“严厉打击非法行医行为,全力维护群众就医安全”的横幅上和举报电话让小苏刚起的疑心,又稍微安定了一些。

小苏被安排在了中医科门前,这时一名自称山东来京寻医的“病友”坐到了她的旁边,说了与小苏病情相同的情况,并称她在此治疗效果很好。

突然,一楼传出了患者吵着要退药的声音,楼下身穿白大褂的年轻人拦着退药者不让上楼。“那小伙儿子让他们别吵,有什么问题在一楼说。”小苏觉得自己上当了,谎称到了中午先出去吃饭后再回来检查,离开了诊所。“出来还碰见了另一个来看病的人,他也是在地铁被人领过来看胃病的,光开药已经花了3000多块钱。”

昌平区卫计委医政科工作人员表示,通过各种手段将求医者从医院拉到其他医院、诊所进行检查治疗的行为就是医托行为。

北京晚报记者调查发现,在大型医院门前寻找患者的医托多是一对中年男女的搭配,或是夫妻,或以姐弟相称。

记者暗访

医托与医院工作人员熟络

葆元诊所的大门上写着“北京名医堂祝您早日康复”,而其牌匾上则写着“北京葆元门诊”。

上午10点,葆元诊所的一层,一名身穿白大褂的年轻男子正带着患者挂号,看到有人进入诊所便会警觉地询问,“干什么的?”

二楼摆放着4排长椅,谈话内容多是病情以及家庭情况。在二层的角落中,两男一女围着一名女性患者,有一搭无一搭地闲聊着,“你自己来看病啊?都不用人陪,挺坚强的。”女医托对独自求医的患者送去了赞美,“你家孩子多大了?”“8岁,刚才不是说了嘛。”女医托有些尴尬,“对对,看我这记性啊。”这名患者是被一对中年男女从某大医院拉到葆元诊所的,而后又在诊所中遇到了一名“病友”。

一旁的长椅上,一对中年男女在与李曼夫妇闲聊着。李曼老公双手合十地向身穿绿衣的男医托说道:“如果这次治好了,我们真得好好感谢你们。”并随手递去了写着自己电话的纸条,“留个电话,以后有什么情况多联系。”

坐在长椅上的李曼,抬起头问着女医托,“你们这次是来复查的?”女医托看到记者靠近,只是点了点头,便不再说话。二楼的候诊区中,共有三拨人等待检查,分别距离几米远,每拨人几乎听不到别人的聊天。

当李曼进去检查时,几名医托都出现在诊所门前,与身穿白大褂的年轻人聊着天。女医托从医院工作人员手中接过了刚刚蹒跚学步的孩童,并逗着怀中的孩童。

绿衣男医托也在诊所门前不停地打着电话,不时地走进诊所。近一个小时后,绿衣男医托与一名女医托带着李曼夫妇走出诊所,去往不远处的地铁站。男医托买了4张票后,一直把李曼夫妇送到了崇文门地铁站。

追根溯源

正规医疗机构也有违法行为

“看病的是一个老头儿,说是专家。”被一番检查后,李曼被带到一楼,交了4000多元钱。“开的是中药,给我们快递回老家。”通过北京市企业信用信息网查询发现,北京葆元诊所的全称为北京葆力医疗管理咨询有限公司葆元诊所。成立时间为2015年11月18日,经营范围为医疗服务(医疗服务以及依法须经批准的项目,经相关部门批准后依批准的内容开展经营活动。)

“本身我们这些病人已经很可怜了,求医心切,他们还利用我们的这种心理骗钱,天理何在?”在小苏看来,自己是被医托领进了一家非法的黑诊所。

昌平区卫计委医政科工作人员表示,北京葆力医疗管理咨询有限公司葆元诊所为注册的正规医疗机构,设有中医科、内科、口腔科。

北京晚报记者找到葆元诊所负责人,称亲属被医托所骗想要退药。该负责人并未对退药有所反对,而是一再强调“可以,可以。医生和药都没问题,但是有问题就解决了。”

“不要着急,不要着急。”在记者称要报警的时候,该负责人一连说了6个“没必要”。

昌平区卫计委医政科工作人员表示,求医者遇到的医托问题并不在其管辖范围中,被骗者报案后应由公安机关进行调查取证。昌平区东小口镇派出所一名警官表示,被骗事主可以携带收据以及药品,由公安人员带领进行退款。“肯定能退。”

在北京晚报记者追问下,这名警官表示,该诊所曾经出现过类似问题,退款都顺利完成。“医托的问题,可以进行调查,调查清楚再进行打击。”

北京京禧律师事务所律师刘洋表示,根据《医疗机构管理办法》,卫计委可给予问题医疗机构一次积6分的处理,超过12分,可以暂缓校验1至6个月,暂缓校验期间仍不停止执业的,可以吊销《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医托的行为也涉嫌诈骗,应由公安机关调查取证后进行抓捕。

本报记者 赵喜斌 J209

本文原载于兵马俑在线(news.wmxa.cn),转载请保留本链接,敬谢!

    北京晚报
    全站热点
    内蒙古醉驾司机车祸殒命 被撞小贩丧失劳动力举债度日

    图为车祸后一直卧床的刘万才。 张瑾娴 摄 中新网呼和浩特3月21日电 题:内蒙古醉驾司机车祸殒命 被撞小贩丧失劳动力举债度日 作者 张瑾娴 2015年5月的一个傍晚,39岁的刘万才拉着一山轮车的鲜…[阅读]

    女子“黑户”20余年 鄂豫警方联动助其找回身份

    中新网荆门3月21日电 (龙轩)3月21日,湖北荆门市东宝区民主街61岁的女子周某,在家人的陪同下到派出所办理了身份证快证。“黑户”20余年的周某,得以重新找回身份。 1993年5月,周某因精神障碍…[阅读]

    12岁儿子患白血病 单身父亲倾其所有还缺10万多

    照片中,杨威拿着一张纸,上面写着:“好心人救救我”。摄影 石天蛟 长春晚报记者 李奔 12岁的杨威因为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B细胞型)已经做完8个周期的化疗,29日开始第九个周期的化疗,前期已…[阅读]

    的哥开车时玩手机被乘客微博举报 遭扣分罚款

    长春晚报记者 杨光 19日14时16分,网友@禅阿爸在新浪微博上发布了一段视频,同时@长春交警进行举报。这段视频的内容是一名出租车司机边开车边玩手机“填大坑”。 20日上午,长春交警与网友@禅阿…[阅读]

    小猫被狗撵上树5天下不来 老太救猫自己也下不来

    扬州一只小猫被狗追逐,吓破胆的小猫爬上了细细的树梢,因为太高且摇晃得厉害,不敢下来了。眼见小猫被困3天,小猫的主人、一位古稀老太情急之下爬上树想救小猫,不料自己爬到树的半截,也下不…[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