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区县播报 > 正文阅读 >

“每次见到警察,都感到害怕”——强制戒毒所里的众生相

2017-06-25 09:00  陕西传媒网-三秦都市报  字号:T|T

明天是第30个国际禁毒日,今年的宣传主题是“健康生命无毒无悔”。在这个日子的背后,是一段段畸形的人生和一个个破碎的家庭。昨天,三秦都市报记者走进西安市公安局强制戒毒所,与戒毒学员面对面,记录下他们与“毒魔”纠缠的心路历程。

“这个东西一沾就完蛋了”

如果不吸毒,21岁的小欢此时该上大三了。但是,毒品改变了这一切。

今年4月9日,由于吸食冰毒,小欢被西安警方抓获后,送往戒毒所进行为期两年的强制隔离戒毒。

这个从小出生在高级知识分子家庭的孩子,一直都是朋友长辈、街坊邻居眼里的“乖乖女”。2014年高考,她以640多分的成绩,考入西安某一本高校。

她的父亲是个商人,母亲是公务员,爷爷奶奶、姥姥姥爷都是大学教授,生活环境优越,经济阔绰。

“我吸毒,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好奇。”她扎着辫子,穿着印有“戒毒所”字样的淡粉色短袖和一双布鞋,出现在记者面前。

第一次吸毒,是在2015年。父母感情破裂,闹起了离婚,小欢出面调和,但父母的感情还是越来越差,冷战、争吵,她觉得心烦意乱,开始在朋友的带领下,频繁出入酒吧、夜店等场所。

一天,四五个人喝完酒后,去了KTV,有朋友拿出冰毒,怂恿她“溜点冰”。“我知道冰毒是毒品,但仍耐不住好奇,想去尝一口,”小欢曾学过一段时间药剂学知识,即便如此,她还是禁不住诱惑,抽了第一口,“好奇心害了我,当时整个人开始飘了。”

她向所有人隐瞒着吸毒的事。白天,她去上课,晚上和朋友们跑去喝酒。一周之后,她第二次吸食,从此认识了不少吸毒的朋友。这些人中有酒吧DJ,有失意的单身青年,也有夜总会老板,小欢在这里认识了她的男友。“我俩都吸毒,也曾说过一起戒毒,但是身边的环境太差了,你根本逃离不了这种诱惑。”

采访的过程,像是一次重新的回溯。对于这段往事,小欢几度哽咽,“真就像是一场噩梦,那个时候太颓废了。”她说,年轻人一定不要好奇心太重,要明白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事情不该做,“冰毒的危害,绝不亚于海洛因,这个东西不能沾,一沾就完蛋了。”

“每次见到警察,都感到害怕”

“你问我毒瘾发作是啥感觉,打个比方吧,”32岁的张强长长出了一口气,“怎么说呢,你会不择手段地去搞‘东西’,会偷、会抢,会绞尽脑汁想办法。”

张强所说的“东西”,是海洛因。事实上,在每一名戒毒学员的表述中,他们都会刻意用“东西”、“货”来代替毒品二字。

与吸食冰毒不同,吸食海洛因有一个很大的特点是,只要吸食过一次,在一星期之内尿检都呈阳性,可以证明是吸毒者。为此,张强每次见到警察,每次路过派出所都感到害怕,“开车遇到查酒驾,即便没喝酒,仍然会很紧张。”

2006年,张强结婚,由于妻子也吸毒,两人将家里的全部积蓄都用来吸毒。这段婚姻维系了5年之后,两人离婚,期间,他们生了一个儿子。

“别的男人,妻子怀孕了连烟都会戒掉,但是我们俩一直都没断过,”这件事情至今都是让张强后悔不已。

儿子从小体质就很差,总是容易感冒,“别的孩子感冒了,吃点药就好,我儿子每次感冒都得打针。”

从2004年开始接触海洛因以来,张强仅用于吸毒的费用,超过了100万元。因为吸毒,这个一贯都注意个人形象,讲究穿衣打扮的小伙,变得邋遢了很多,“一整天一整天的不想动,连洗脸都觉得很累,生活基本没有规律。”

后来,张强找了第二个妻子。今年2月,当他被警方抓获,送往强制戒毒的那天,他的小女儿刚出生10天。

这次,张强痛下决心戒毒,“特羡慕年轻人这种阳光、积极的生活。”他说,吸毒这几年来,自己刻意不去与朋友们联系,不仅是害怕大家嘲笑,更重要的是,“我已经掉进河里了,不想再让别人也蹚这浑水。”

“像老鼠躲猫一样骗父母”

26岁的刘甜是西安典型的城中村人,家里有好几套房子,父母平日都有生意,家境很好。她有个妹妹,作为家中老大,万千宠爱集于一身般长大。

2011年前后,刘甜交了一个男朋友,在男友的带领下,开始吸食海洛因。结婚时,两人瞒着双方父母,连新婚之夜,都一起躲在家里吸毒。

2015年,刘甜怀孕了。一次,刘甜回父母家,一贯疼她的姥姥也赶了过来,从她包里,无意中翻出一小袋海洛因。

在家人的质问下,刘甜说了她和丈夫吸毒的事实。为了戒毒,刘甜被父母接回家,每天被反锁在家中不让出门,连下楼都由父母陪着。

相比身体的毒瘾,心理的毒瘾更难戒。像所有吸毒人员一样,刘甜想尽了一切办法“搞东西”。

她给朋友打电话,让送点海洛因过来,埋在楼下的花坛,她再借口下楼去便利店买东西,偷偷一取。

父母陪她在小区散步,她借口上厕所,狠狠吸几口。

父母外出,家中没人,她干脆就在家里吸,“办法总是有的,我已经到了失控的地步。”

2016年8月,在被父母整整“关”了一年后,父母以为,女儿这次算是戒掉了,又出资了20多万元,给她在小寨开了一间服装店。

只有刘甜心知肚明,“这一年来,像老鼠躲着猫一样的骗父母,我压根就没能戒掉。”果不其然,仅仅3个多月后,她和朋友在宾馆吸毒时,被警方抓获。

戒毒所每月两次探视,每次只有10来分钟。在第一次探视时,父亲抱着她两岁的女儿看她,淡淡问了她一句,“你为什么要骗我们?”

父女俩隔着一道窗户,对视了10分钟,再没有说一句话。当探视时间结束时,父亲起身离开,刘甜突然喊了一句“妈妈我想你”。

(应当事人要求,人物均为化名)

文/本报记者宋雨 图/本报记者李宗华

    本文原载于兵马俑在线(news.wmxa.cn),转载请保留本链接,敬谢!

    全站热点
    未央“您让人,我点赞”——辛家庙街道开展礼让斑马线活动

    2017-06-24 11:43阅读

    商业比赛遭遇强加条款 宝鸡体管中心索票15%

    2017-06-24 09:04阅读

    西安市《班主任防病手册》发放仪式在莲湖区举行

    2017-06-23 17:52阅读

    醉驾司机汽油前抽烟被拦 疯狂撕咬交警右腿崩掉门牙

    2017-06-23 10:16阅读

    碑林区招商分团参观考察华侨城集团重点项目

    2017-06-22 17:56阅读

    临潼区新市街办多措并举强力推进燃煤锅炉拆改工作

    2017-06-22 12:04阅读

    国土碑林分局全力部署第27个全国土地日宣传活动

    2017-06-21 19:50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