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资讯频道 > 正文阅读

咸阳一农妇23年前被冒名顶替 顶替者:叫你们不得安宁

2018-05-27 09:09  华商报  字号:T|T

23年前的这起冒名顶替让真假“年娟香”的命运都改变了。

真“年娟香”郁郁寡欢,精神受到严重打击后耳聋,高二辍学回到农村,如今是一名农妇。

冒名顶替的假“年娟香”,真名叫朱小英,读了中专,而后成为一名干部,现任三原县正谊中学备课组组长。

被实名举报后,朱小英四处托关系私下协商解决,而就在协商期间,据年娟香家人讲,朱小英还威胁,“大不了我这书教不成了,希望你们私了,否则我会叫你们以后不得安宁。”

近日,记者记者深入三原县展开调查,层层拨开真假“年娟香”的面纱……

亲人疑惑

2005年去参加婚礼时偶然遇到假“年娟香”

“上车了,年娟香,赶紧走,快……”通往婚礼宴席的班车停在了三原县鲁桥镇正谊中学附近,车上一名女子叫路边的女子上车,这喊声引起了车上另一位妇女的注意,她凑到刚上车的“年娟香”面前询问,“娃,你也叫年娟香,我女儿也叫这个名字,咋这么巧呢?”话音刚落,两位女子顿时沉默下来,而没过多久,这位“年娟香”就让司机靠边停车,匆忙下了车……

这件事发生在2005年1月18日。这位妇女名字叫段桂梅,当时她去参加娘家侄女的婚宴,而两位女子事后她才得知是侄女的同事,都是老师,也都是去给侄女贺喜的。

真正的年娟香,1977年4月10日出生于三原县新兴镇西段村三组,后嫁到该镇柏南村三组,她的母亲就是段桂梅,今年已66岁。

其实,有两个“年娟香”这件事一直是段桂梅的一个心病,此前曾有人到年家送过一份落在公交车上的病历,病历上的名字是“年娟香”,还有一袋子药品。段桂梅回忆说,“年娟香是我女儿名字没错,但这些药是治疗肝病的,我女儿没有肝病。”这件事发生在2000年7月。

这些事都让年家人感到蹊跷,他们试图找到这个和女儿同名同姓的人,但一直没有结果。直到近期三原查处20年前“荆高峰”冒名顶替案后,年家人才恍然大悟,“年娟香”也一定是被人顶替了,揪出假冒“年娟香”成了年家人最大的愿望。

当面质问

弟弟找到假“年娟香”

对方称“你们随便去查”

“苍天有眼!23年后的今天,假年娟香终于找到了,目前在正谊中学任教。”“年娟香”的弟弟年娟书说,目前他在西安打工。

年娟书介绍,今年4月19日,他和同事第一次给假“年娟香”打电话,以下是对话内容:

年娟书:“你是年娟香?”

电话里回答:“我是,你是谁?”

年娟书:“我是你弟年娟书,姐你不认识我了吗?”

电话里回答:“我不认识你,我也没有你这个弟弟。”

年娟书:“我们最好见个面,谈谈吧。”

电话里回答,“下午两点再说吧”。

直到当日下午三点多,假“年娟香”才和年娟书第一次见面,地点就在正谊中学教学楼下的停车场。年娟书直截了当地说:“你为什么用我姐年娟香的名字?你其实叫朱小英。”得到的回答是:“谁说我不是年娟香,你看我的身份证,是不是年娟香?”她接着说,“我没有冒名顶替谁,你们随便去查,我不怕”。

第一次沟通不欢而散,接下来年娟书想到,必须要拍到假“年娟香”的照片,让当年的代课老师和姐姐指认其是否为“朱小英”。经过数天的蹲点守候,5月24日早晨,年家人终于等到假“年娟香”从小区里出来,也拍到了其照片和视频。一位不愿透露姓名、当年给“朱小英”教过课的老师看了视频和照片后说:“是朱小英,她学习一般,家是柏社村的,初三时从柏社中学转学到新兴初中。”这位老师还表示,朱小英的父亲叫“朱盈德”。此前,这位老师还配合过纪委的调查。“我都如实说了,真假很好辨认”。

回忆往事

当年考完中考后

年娟香的准考证被班主任收走

据上述证人证实,现任三原县正谊中学数学老师的“年娟香”,真实名字叫“朱小英”。

记者记者在该校内张贴的《正谊中学2018年2-3月份教研组长、备课组长绩效考核》公示表中看到,第十位老师显示“年娟香为备课组长,津贴30元”字样。

那么“朱小英”为何叫“年娟香”呢?故事要从1995年说起。

年娟香,1992年-1995年就读于三原县新兴镇初级中学,初三(一)班,班主任叫桂麦金。年娟香是1995年初中毕业,中考成绩优异,符合初中专预选成绩。而当时初三(二)班有个叫“朱小英”的复读生,生于新兴镇柏社村七组,是从柏社中学转学而来。其父亲朱盈德曾是村医疗站大夫,后来办了个体诊所,膝下有四个儿女,朱小英是老小,小名叫“英英”。“朱小英”的姨张某在新兴初中教语文,其姑父在新兴镇政府工作,和新兴初中时任校长相交甚密。

按当年的规定,要参加初中专复试,必须具备两个条件:中考成绩必须优异,必须是应届毕业;复读生是没有资格考初中专或中等师范学校的。

据年娟香回忆,当时中考完后,班主任桂麦金就把准考证收了,但后来复试时并没有通知自己。多年后听同学说,是朱小英拿年娟香的准考证去复试了。

结果不言而喻,朱小英上了中专,跳出了农门,而年娟香失去了跳出农门的机会,她最后上了高中,但整天郁郁寡欢,她怎么也想不通自己为什么没被通知复试。“父母都是老实的农民,没文化,信息闭塞,维权意识淡漠,其实也不知道自己的权益被侵害,根本不知道怎么去维权。”年娟书说。

到高二时,年娟香精神恍惚,不能上学了,后来患上了神经性耳聋,失去了听力。终日忧愁对她身体造成极大损坏,整个人几乎崩溃了。2000年,年娟香出嫁到邻村,尽管生活很艰难,但总算开始了新的生活。

而朱小英初中毕业后读了咸阳一家机械学校,中专毕业后进入三原县教师队伍,吃上了“公家饭”。

本文原载于兵马俑在线(news.wmxa.cn),转载请保留本链接,敬谢!

全站热点
2018陕西生源地信用助学贷款如何办?今年高考学子看过来

2018-05-26 16:11阅读

区统筹办对灞桥街道区级农村改革试点示范项目进行验收

2018-05-25 18:39阅读

鄠邑区政府召开廉政工作会议,扎实安排政府系统党风廉政建设和当前重点工作

2018-05-24 20:11阅读

市质监局带队的第三督查组深入周至县开展严防“地条钢”死灰复燃专项督查

2018-05-23 12:39阅读

碑林非遗爱好者大饱眼福 “书院门-三学街非遗项目展示周”开幕

2018-05-22 11:55阅读

周至县长陈旭辉主持召开营商环境座谈会

2018-05-21 10:11阅读

周至县召开脱贫退出工作座谈会

2018-05-18 17:56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