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资讯频道 > 正文阅读

陕西:逆城镇化发展更具活力 加速乡村振兴

2018-05-29 08:47  陕西传媒网  字号:T|T

礼泉县西张堡镇白村新型农村社区因建设成效显著,被确定为城乡发展一体化试点示范社区。

4月8日,人们在平利县长安硒茶小镇的广场上跳舞。

惠海峰、汉宇乐、惠耀峰放弃了在城市的工作,来到三原县柏社村,将当地的地坑窑改造成文化体验小院,在农村开创了新事业。

韩城市党家村在做好古民居保护的同时,吸引了越来越多的人来这里旅游。图片均由记者 刘强 摄

“一方面要继续推动城镇化建设。另一方面,乡村振兴也需要有生力军。要让精英人才到乡村的舞台上大施拳脚,让农民企业家在农村壮大发展。城镇化、逆城镇化两个方面都要致力推动。城镇化进程中农村也不能衰落,要相得益彰、相辅相成。”习近平总书记关于逆城镇化的重要讲话,为中国城市和农村的发展开启了全新的路径。

陕西省新型城镇化和人居环境研究院副院长范晓鹏说:“逆城镇化不是简单的农民工返乡或是城里人进村,而是城镇化进程的一个更高层次。”陕西省统计局数据显示,2017年陕西城镇人口为2178.15万人,全省常住人口城镇化率达到56.79%。对于占全省人口数量一半以上的城镇人口,乡村到底意味着什么?逆城镇化又会给城市和乡村带来什么变化呢?

1 稀缺资源乡村成为许多人向往的地方

30年前,多数中国人都在想尽办法进城。赵一丁却带着从泰国赚取的大量资金回到中国,并将脚步停在了永寿县。

经过多年的考察、思考与研究,2002年,赵一丁投资3亿元在永寿县等驾坡村建设了黄土地绿色生态观光园(以下简称为“黄土地”),将生态环保理念融入旅游业,这在当时是不多见的。

“黄土地”的建设理念是,不破坏一草一木,依山就势,因地制宜地创造出更适于人类聚居的环境。在赵一丁的构想中,“黄土地”的房子是生长在土地上的“会呼吸的建筑”。“黄土地”的设计方案曾获得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主办的2000年全球千禧年环境设计大赛的“杰出方案奖”,这也是当时我国唯一的获奖作品。“我当年就把这片黄土地当作最珍贵的资源。我想用事实证明,人与自然可以和谐共生。”赵一丁说。

十几年过去了,无数人来到“黄土地”。联合国副秘书长阿奇姆·施泰纳评价“黄土地”说:“新型的凹穴窑居,不破坏农田,土地可以得到立体利用。它更生态、更节能、更环保,是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典范。”绘画艺术大师吴冠中认为:“黄土地”是融入自然的,窑洞是在做减法,是在向地下要空间,是天人合一人类聚居理念的最高境界。

然而,实现这样天人合一的梦想是需要付出巨大代价的。当年本报的一篇报道评价赵一丁是普罗米修斯式的先驱者,而赵一丁的经历恰恰印证了这个评价。

“黄土地”建起来了,却有人跑到园区里偷装饰用的篱笆,说“冬天缺柴烧火”;也有村民在园区草地上放羊,说“这里放羊比较凉快”。

“为什么回到农村这么难?”赵一丁常常会想这个问题。农村的贫穷和落后是最重要的原因。怎么办?赵一丁决定帮等驾坡村的村民改造自家小院发展旅游,帮村子兴建小学,邀请村民到“黄土地”参观,给他们讲发展旅游的好处。

今年63岁的孙宏福原先在村子里办了个农家乐,但几乎没有什么生意。在“黄土地”相关负责人的帮助下,他把农家乐改造成青年旅社。“从家具到窗帘都是‘黄土地’的人给买的,他们还教我如何接待,如何跟游客说话。我在2017年下半年把青年旅社改造好,才半年时间就挣了2万多元。”孙宏福高兴地说。

“黄土地”与当地村民的磨合,从一个侧面显示出逆城镇化过程中可能遇到的问题。长期进行农村问题调查的西北政法大学法学与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廉高波分析说:“这些都是正常的。长期以来,中国的乡村都处在一个较为封闭的环境中。外来事物的进入必然会改变原先的生活状态。这就像加入了催化剂,在引发各种激烈的社会反应的同时,也带来改变。这种改变是正向和积极的,它避免了农村因固步自封而走向凋敝。”

“农村将来会成为稀缺资源,会成为城里人向往的地方。”农业农村部部长韩长赋在两会上答记者问时说。

那么,到底会是什么样的人选择去农村呢?

2 去或不去都是城镇化进程中的必然

为了能在农村有所作为,马永红曾打了全国第一例大学生争取选举权的官司。

马永红现在的身份是西北政法大学法学与公共政策研究中心副主任,同时也是陕西益路人公益服务中心的创办人。但是在10年前,他最大的愿望是当一名“村官”。

“上大二的时候,很偶然的一次机会让我去农村做公益,之后我就爱上了这件事。后来我休学回到自己家乡洛南县麻坪镇合兴村支农支教,当时我就在想,既然村民们想让我做事,我何不自己竞选村干部。投票结果出来,我的选票超过原村委会主任。可当地政府认为,我是非农业户口,没有当村干部的权利。于是我打了全国第一例大学生争取选举权的官司。官司虽然赢了,但是“村官”终究没当成。原因是我当时还未大学毕业,不适合担任村干部。”马永红笑呵呵地说。

马永红后来一直致力于让更多的人关注农村,关心农民。“爱故乡计划”是他这两年投入精力较多的一件事。这个活动是由中国人民大学乡村建设中心等单位联合发起的,目的是以故乡情怀整合本土资源,让公众参与美丽乡村建设,重塑乡村的活力与魅力。2016年,这个活动在洛南县启动。

“‘爱故乡计划’评选出很多从城市回到农村并有所建树的人。他们给农村带去了改变,也让自己的事业获得了新发展。”马永红说。

马永红还在西北政法大学新农村研究中心参与了陕西新生代农民工生存状态调查。在为期3年的调查中,他与许多进城务工人员成为朋友。他通过调查发现,贫困已经不是农民外出打工的主要原因,大城市的诱惑和村庄舆论压力成为主要原因。

“进城或回乡都是正常的。多元化的选择才显示出社会的包容和时代的进步。问题的关键是,不论是农村和城市都要做好准备。城市要保护好进城务工人员的权利,农村要通过土地确权等方法做好接纳致力于乡村建设的人们的准备。”马永红说。

马永红将选择回到农村的人分为五类。第一类是新农人,懂技术、爱农村、熟悉互联网的他们,给传统农业的种植与销售带来全新的方式;第二类是寻求投资方向的资本拥有者,他们的大规模投资,对农业生产方式改变较大;第三类是新乡贤,年轻时在城里担任过重要职位或有很好的社会地位的他们,退休后在农村养老,他们的社会影响力可以帮助推进村庄建设,如修路,建学校等;第四类是拥有较高专业技术能力的人,如建筑师,艺术家等;第五类是农村社工及大学生村官,他们会带去全新的理念和新的知识。

3 城乡关系融合发展将成为未来趋势

圈里人都称郑海龙是“古村之友”西北区的“总舵主”,他却说自己其实没做什么。

“古村之友”是以古村保护与活化为使命的公益性社会组织。陕西“古村之友”团队成立于2015年4月11日。韩城市桑树坪镇王峰村、西安市周至县板房子镇清水河村、延安市洛川县高家河村、宝鸡市凤翔县周家门前村,都是陕西“古村之友”团队经常活动的地方。见到郑海龙时,他正在王峰村调研。

走进王峰村,这里有完整的古寨子、古桥。村里干净整洁,村外青山翠岭。该村刚刚被评为省级文保单位。“我们过去经常在韩城一带搞调研,像王峰村这样的古村寨以前有很多,现在越来越少。我们竭力去保护,但还是阻止不了很多古村的消失。所以我真没做什么。”郑海龙说。在城市扩张的过程中,逐步消失的农村精美建筑、浓浓的乡情和传统的乡俗让郑海龙深感遗憾。

“城市和乡村过去往往陷于二元对立的局面,似乎城市要扩大,就要牺牲农村。事实上,这是完全可以避免的。”范晓鹏说。

在陕西省新型城镇化和人居环境研究院的《陕西省新型城镇化发展报告》中,一个关于袁家村的调查显示了逆城镇化给城乡融合发展带来的可能。

袁家村在达到一定规模后,先后进驻西安曲江银泰、小寨赛格等大型商场,而这些“城中袁家村”的持股人是袁家村的村民。同时袁家村以“企业+基地+农户”的模式,先后在兴平市、泾阳县、三原县等地建立了农产品供应基地。面粉和油泼辣子等十几种农副产品直接卖到城市。

与此同时,西安市、咸阳市,还有礼泉县至袁家村的公交专线已经开通;目前已有14家酒店进驻袁家村;银行、电信、邮政等陆续进入;礼泉县的敬老院、礼泉中学都规划在袁家村附近。

在这里,城市与乡村已然融合,城市优质的资源与乡村舒适的环境形成了共享的状态。

“逆城镇化不是城镇化的反向运动,而是城镇化发展的一个新阶段,是更高层次的城镇化。”武汉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简新华这样评价逆城镇化。

“逆城镇化并不能保证所有的村庄都不消失,也很难完全解决‘空心村’问题,但可以使留下的村庄更有价值,更具活力,更能承载传统。逆城镇化会带给乡村一种更高层次的振兴。乡村不再需要竭力模仿城市的生活,而会形成属于自己的生活。城市和乡村之间,从人到物最终可以平等地交流。”范晓鹏说。(记者 沙莎)

本文原载于兵马俑在线(news.wmxa.cn),转载请保留本链接,敬谢!

    全站热点
    雁塔区 掀起学习《梁家河》热潮

    2018-05-28 18:55阅读

    武警陕西总队下精细功夫倾情助民致富

    2018-05-28 09:03阅读

    2018陕西生源地信用助学贷款如何办?今年高考学子看过来

    2018-05-26 16:11阅读

    鄠邑区政府召开廉政工作会议,扎实安排政府系统党风廉政建设和当前重点工作

    2018-05-24 20:11阅读

    4天播放量破1.18亿!3件陕西文物成网红

    2018-05-23 15:41阅读

    聚焦党建 追赶超越 ——灞桥区教育局党委召开党建工作推进会

    2018-05-22 12:42阅读

    市政府安全生产第十二督查组来蓝田督导检查电动车充电专项整治和三项安全攻坚行动开展情况

    2018-05-21 10:45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