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区县播报 > 正文阅读 >

选手花费五六万刷人气 结果第二轮起不算分

2019-05-29 11:05  华商报  字号:T|T

《中国好声音》陕西赛区总决赛5月26日举行,多位选手反映赛制有问题比赛中止。“主办方让刷人气分数,说人气分每轮都要用。但我们花钱刷了人气后,结果比赛第二轮起这项分数就去掉了。”参赛选手说。

选手质疑:主办方让刷人气分 钱花了不算分

小丹(化名)是这次参赛的选手之一,她说:“总决赛分为5轮,包含专业、人气、现场得分三部分。比赛前几天主办方工作人员在群里给每位进决赛的选手一个二维码,扫码就能刷人气。工作人员一再给选手说,人气分得重视,因为每轮都有效。但从第二轮开始,15分的人气分就被去掉了。”

总决赛选手小琳(化名)说,人气值是靠网络点赞、刷礼物获得的,一个号一天只能点赞五次,一次就是一个人气值,“‘梦想话筒’2元加4个人气……‘梦想奖杯’660元加4620人气。想要人气分高,就得把人气值刷上去,刷人气值跟打赏主播刷礼物差不多,都是要砸钱。”小琳说,工作人员几乎每天都在“中国好声音~陕西总决赛微信群”里催促选手刷票。

香香(化名)的亲友为她刷人气花了近5万元,人气分排在前10名,“复赛刷人气分的钱不是很多,差不多三千元。复赛用不到人气分,只是为了朋友圈支持时好看一点。复赛后还有个复活赛,复赛被淘汰的人可以参加,同样有刷礼物加人气。复活赛人气第一的,可以直接晋级到全国赛。”香香的男朋友说。

“在没有任何通知的情况下,主办方不按照制定的规则来,明显是欺诈行为。”小丹说,她的家人帮她刷礼物花了6万元,其他选手花费1万元到5万元不等。小琳说,“私自改变赛制,剥夺了我们花钱投票应该加的分数,导致我们排名根本不对。后来我们提出不满意见,进行到10进5,后面的比赛就中止了。”

主办方回应:工作人员为何这么说正调查

5月27日,华商报记者在《中国好声音》陕西省组委会发布的《2019中国好声音》总决赛赛制中看到,参赛选手共37人,采取循环淘汰制,经过37进20、20进10、10进5、5进3及3进1方式,直至产生冠、亚、季军。比赛总分由专业评委打分、网络人气分、观众人气分三部分组成。赛制显示,专业分占80%;网络人气分在有效时间内开启大众投票,满分15分,占总比分15%,排名第一记15分,第二记14.5分,以0.5分递减至20名,20名之后及人气值达到50000分均记5分,人气值未达到50000分均记3分;观众人气分由现场观众通过扫二维码及啦啦队为选手增加人气分,满分5分,满5分后,扫码人数每增加100名为选手附加1分。

随后,记者联系到主办方陕西木沐广告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王姓负责人,他说,“报名参赛是免费的,官方赛制在比赛前一周发出,选手都应该按照官方发布的文字版赛制来执行。网络人气分是37位参赛选手都有的,只对37进20这轮有效,从20进10开始,已经有选手淘汰了,人气分如果每轮都累计,对真正唱歌好的选手很不公平。”

王姓负责人说,群里通知选手“每轮都会加人气分”的,确实是主办方工作人员,“我们目前正在调查工作人员为什么这么说,这件事对我们也造成了很大的损害。”

赛制中并没有明确写出人气分可以几轮使用,而工作人员却明确说了每轮都要用到人气分,这算不算欺骗诱导选手花钱?王姓负责人说:“赛制中没写是因为人们肯定都能理解人气分只能用一轮,而且主办方对赛制有解释权。在已经发布了赛制的基础上,选手听信工作人员的说法,这属于个人行为。”

王姓负责人说,5月26日5进3的比赛没有举行,选出的五强5月27日已经去三亚参加全国总决赛,“选手有不满可以通过第三方来解决,而不是影响比赛进程。下一步还会对五强再加一场比赛,决出冠军,同时颁奖。”

各方热议:

刷票损害公共利益不该倡导鼓励

李女士今年32岁,“我之前在一家传媒公司工作过,公司也举行过小型的选秀活动和一些行业评选活动。”李女士说,这些活动的主要收入是赞助,此外,还有一项不可忽略的收入就是刷票。“十年前,网络不发达,还要靠短信投票刷人气。我们和运营商可以谈到一条短信6分钱,选手的亲友团投票一条短信一毛钱,中间的差价就给主办方了。”

“不管是早些年选秀节目的短信投票,还是如今中国好声音的刷礼物,表面上听起来都是为了提升选手人气,但实际上如果没有利益驱动,谁会费力气天天忽悠你去刷票?”喜欢追星的小刘说,从粉丝角度来说,“爱豆大于天,刷票带来的是流量,粉丝花钱心甘情愿;从选手来讲,肯定都想出名,投入钱财也是一种手段,“这事只能说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市民李先生说,刷票的现象并不只是在选秀节目中出现,流量已成为现代人类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个词。学校里评选孩子们的优秀作品,单位中投票明星员工,医疗行业评选最美护士,金融行业评选服务最贴心银行等等。投票带来流量,其实我们的生活早已和流量息息相关。有些投票是为了将好的作品进行传播,有的是工作中的良性比拼,有的是为了促进提升服务带动行业发展。有些投票正是活动操作者看准其中利益,拿捏住人们想火的心理,从中牟取暴利。由此也萌生了一群人,专门做刷流量这件事。刷一万个访客,涨一万个粉丝,买热搜上热门,总之有流量就有利益,在这种前提下,再谈公正公平公开已没有意义。

在校大学生高源说,因为刷票爆出赛制问题的事情屡见不鲜,“如果单靠刷票就能晋级,那对于唱歌好的人很不公平。在周围大环境就是靠刷票取胜的情况下,即使有唱功靠实力进了决赛,也走不到最后。刷票损害的是公共利益,本身就不该倡导鼓励刷票。”

网友“贝壳的贝-”说,在比赛期间,选手对赛制有疑问,“不该听工作人员的那请问听谁的?规则前后不一是事实,那只有两种可能,要么是工作人员私自从中捣鬼,要么是主办方计划好的后期要推翻规则,无非是为了获取利益和安插自己内定的选手,这对没花钱的选手来说是黑幕,对于花钱的选手来说是欺诈。”

律师观点

工作人员未经许可虚构宣传或涉嫌诈骗

昨日,陕西恒达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赵良善律师说,根据我国《刑法》规定,诈骗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用虚构事实或者隐瞒真相的方法,骗取款额较大公私财物的行为。如果工作人员未经主办方许可,虚构人气分是赛制组成部分的事实,擅自要求参赛者通过花钱方式刷人气分,并且将刷人气分所得钱财非法占有,此时,符合诈骗罪的构成要件,则涉嫌诈骗罪。

如果工作人员已获得主办方许可或默认,将刷人气分所得钱财占为己有,此时涉嫌职务侵占;如果主办方在知情的情况下,后取消人气分项目,此时,属于主办方擅自变动规则,对参赛者造成损失的,依据民法的公平公正原则,应当予以赔偿。

如果人气分项目属实,而后被单方取消,依据民法相关规定,属于主办方强势违约行为或单方毁约行为,因为这种行为造成了各参赛者不同程度的损失,违反了公平公正原则。对于这类选秀节目,公平公正是参赛者及社会追求的目标,但是在社会关系较为复杂的现阶段,很难保证这类节目的公平公正。同时,不积极披露赛制的行为,也导致公众对节目的公开性提出了质疑,很多参赛者利益无从保障。所以,综艺选秀节目应该注重节目本身的质感,而非虚拟的人气数字及公众参与。

赵良善说,法律仅规定大型项目需要审批、内容需积极健康外,对于节目本身的规则并没有太大限制。例如:广电总局在《关于做好暑期网络视听节目播出工作的通知》中明确指出:对于偶像养成类节目、社会广泛参与选拔的歌唱才艺竞秀类节目……确保节目导向正确、内容健康向上方可播出。“但现实中,这类节目大多掺杂水分,很多竞技类结果并不真实。”赵良善建议,参赛者对于经审批的大型选秀项目,如果遇到不公平赛制等情况,可向政府主管部门进行举报。同时,建议立法部门对于社会性质的选秀节目予以规制,保障更多参赛者利益,避免行业潜规则。

相关链接

网络“暗刷流量”第一案宣判

移动互联网时代,“注意力就是金钱”,无处不流量。与之伴生的,就是——流量造假。但是,怎么刷?谁来刷?如何分钱?5月23日下午,中国网络“暗刷流量”第一案,在北京互联网法院宣判。

2017年9月,许某和她的微信好友常某某,谈成一笔“大生意”。由常某某找渠道,为许某朋友的一款游戏,在IOS端“暗刷流量”。每天至少“刷”出50万次的“独立访客”,预计持续3-4个月。庭审披露的数据显示,2017年10月9日-23日,这款游戏的独立访客数,竟达到惊人的2794万次。

在庭审现场,常某某道出了业内“刷流量”的几种操作方式:“我下面很多代理商,可能是去付费购买用户点击,也可能是通过设置广告位增加js暗链代码攒积分等形式,吸引用户点击。”

什么是js暗链?通俗地讲,看到好看的图片、热门的App、有吸引力的广告信息,很多用户都会点击,却不知道自己已经给别人“贡献”了流量,俗称被“搭便车”。

常某某认为,既然有了能被统计到的“独立访客”,又是真人点击,就该按报价付钱。许某却坚称,其中有40%数据掺假,而且“没有正常的产出”。因此拒绝全额付款。为了“讨要”被拖欠的3万余元,最终,常某某将许某告上法庭。

北京互联网法院对此案当庭宣判。“双方订立合同进行刷流量交易,损害社会公共利益,应属绝对无效。”“双方通过虚假流量交易获益,违背任何人不得因违法行为获益的基本法理……因此,本院对双方在合同履行过程中的获利,另行制作决定书予以收缴。” 记者 佘欣

    本文原载于兵马俑在线(news.wmxa.cn),转载请保留本链接,敬谢!

    全站热点
    陕西省推进“三个经济”发展2019年工作要点发布

    2019-05-29 08:42阅读

    区委常委、区委组织部部长杨爱民,区政府副区长肖红亮调研红庙坡街道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工作及社区治理创新工

    2019-05-28 12:46阅读

    高陵区应急管理局持续推进辖区重点领域企业安全生产专项督导检查

    2019-05-27 21:06阅读

    30条公交线为半马“让路”

    2019-05-25 10:06阅读

    未央区安委办督查组对谭家街道电动车集中充电设备安装进展工作进行督查

    2019-05-23 19:42阅读

    草滩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开展预防接种妈妈课堂

    2019-05-22 16:44阅读

    灞桥区市场监管局举办“企业家大讲堂”暨“灞桥市场监管大讲堂”

    2019-05-21 14:36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