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区县播报 > 正文阅读 >

社区团购到底靠不靠谱 摊贩表示以前不愁生意现在要等生意

2020-12-17 09:25  三秦都市报  字号:T|T

社区团购不到一块钱就能买到一斤脐橙 记者 石喻涵 摄

生活节奏的加快使得都市年轻人的出门意愿和闲暇时间都在不断压缩,互联网的快捷和方便使得消费者越来越“懒”。于是,“社区团购”一时爆火:手机下单、楼下取菜。

1分钱一盒鸡蛋,1毛钱买斤土豆,2.99元一个红心柚子,0.99元一斤的脐橙……除此之外,“限时秒杀”“0.01元起”“领红包赢免单”等促销字眼在主页面不停地闪烁。

最近,“社区团购”可谓是冰火两重天,那么它到底靠不靠谱?是好是坏?连日来,三秦都市报记者走访市场,采访消费者,探访商户,试图找寻答案。

社区团购不是新鲜事物

所谓社区团购,是指以社区为单位、以社群为交易场景,依靠团长向社区居民推荐商品、促成交易的一种电商模式。今年年初受疫情影响,出现了各种以社区为单位的微信群,由本地超市负责供货,需要买菜时在群里接龙下订单。

社区团购的“玩法”就与此类似。通常,社区团购会以社区为单位招募团长,对社区内居民团购负责,包括但不限于组建微信群、推介产品,在承接点理货、提供售后等。

记者查阅相关资料发现,社区团购这门生意并不新鲜,最早出现于2016年,并在2018年火过一回。

目前社区团购主要有两种方式。一种是社区居民自己通过小程序或APP下单,团购平台次日将货物送达,顾客可以自行选择提货点取货;另一种则是由团长汇集周围(社区内)居民的团购订单,商品达到一定额度时,在平台上以优惠价格团购商品,商家在下单次日将商品送达团长,最后通过送货上门或居民自提完成销售。

不过,无论哪种方式,“网上下单+次日提货”的主要模式没有改变,团长从中抽取佣金的赚钱模式也没有改变。

买13种果蔬花了33.68元

记者在微信小程序搜索“社区团购”关键词,显示排在前面的有十多个社区团购平台,记者挑选部分平台进行了体验。

在信息注册完成后,弹出来一个新人全场3元优惠券的页面,下单后还有一个17元的新人礼券包。从品类来看,社区团购平台的商品大致可分为生鲜蔬果、休闲食品、粮油调味、家居用品等,生鲜蔬果是其中最受欢迎的。

在最醒目的“整点秒杀”页面中显示:20枚土鸡蛋5元,4斤鸡胸肉7元,1升澳洲牛奶4.9元,5斤脆甜红富士3.6元……不仅如此,这些平台针对新人还有额外的优惠——可以以1分钱的价格购买一款商品。

最终,记者用1分钱买到了550g的四川脐橙。此外又买了400g的茼蒿,750g的陕北茄王,250g一罐的松子,500g的菠菜,250g的鲜毛豆,500g的大葱,1000g的黄皮土豆,150g的小葱,250g的平菇,400g的豆王,500g的菜花以及250g的蒜苗,一共花了33.68元。

在选择提货点时,记者以单位为定位点查找各平台提货点,方圆400米内,美团优选有20个自提点,橙心优选有24个,十荟团有8个,多多买菜19个,兴盛优选7个。这些自提点多为便利店、快递网点、副食品店、蔬果店等。

消费者最关注便利性和质量

刘女士在建东街开了一家超市,是好几个社区团购平台的团长。在其超市一进门处,醒目地摆放着多个蓝色的塑料箱:“这些就是大家采购的东西,这种方式目前非常受年轻人的欢迎,尤其上班族。今天下单,第二天下午四点以后就能来取货,非常方便的。不过,对于一些年龄大点的人来说,他们对于电商相对陌生,因此可能还在适应阶段。”

记者看到,所有下单的商品都被包裹在一个个的塑料袋里,以蔬果为主。

微信群也是团长和下单的消费者沟通的主要渠道。刘女士将记者拉进了一个微信群,显示里面有120多名成员,基本为附近居民。

晚上8时,刘女士在群里开团一些特价商品,比如0.1元的豆腐、0.9元的青菜等,此外还有一些优惠券。这时,微信群里的成员便开始接龙跟单,也有人会在群里反馈昨天收到商品的消费体验。这样的互动基本上持续两个小时左右。

另一位不愿具名的团长透露,每天的秒杀和特价是最优惠,但其它产品的价格是不是比别的渠道更低就不好说,建议多比较。

“我曾参加过社区团购,以购买蔬果为主。”家住矿山路附近的侯女士表示,有些东西确实比超市便宜,不知吃什么时,可以参考群里发的特价菜单。“但是,商品质量却参差不齐。因为没有办法挑选,所以有时候买到的蔬菜不新鲜或水果的个头太小。”

“冬天想在家吃个火锅,光准备食材就很头疼,家门口的小店不一定能买齐。”对于在高新区上班的张扬来说,社区团购最大的好处在于买菜不用再额外占用时间。“有了社区团购,晚上临睡前躺在床上刷手机的工夫在平台下单,第二天下了班把东西一取,既能感受回家吃饭的美好,也不用专门往菜市场跑。”

“这样的购买模式对我没有太大吸引力。”75岁的蔺大爷则认为,既然同样是要出门,干嘛不直接去家附近的菜市场、超市买菜呢?现货现买,看得见摸得着,走走路还能锻炼身体。

摊贩从不愁生意到等生意

一份信息咨询公司的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市场生鲜零售总额超过5万亿元人民币。生鲜零售渠道主要包括农贸市场、超市、生鲜电商、社区生鲜门店和新崛起的社区团购。

“大的批发市场将果蔬从原产地运来,转给二级批发商,菜贩、蔬果店、商超等从二级批发商的手中拿货,再卖给消费者。”一位经营蔬果超市的老板说,社区团购的“玩法”是,大批发商从原产地进货后直接进入到团购平台及外包仓配系统,由团长在微信群中直接销售给消费者,中间没有了二级批发商,价格自然就能优惠一些。

那么,社区团购对于传统的菜市场是否有影响?记者来到东关南街室内综合市场了解情况。也许正值中午时间,市场里摊贩数量远大于消费者数量。

“我知道社区团购就是今年疫情期间开始的。当时有人搞这个,还在院子里设了个自提点。好多院子里的人从网上下单,第二天就能拿到货,我也跟风买过。”郑阿姨是卖菜的老把式。不过,2020年对她来说有点难熬。“但是直到市场恢复正常我才发现,这个对我们的冲击还是挺大的。那些经常来的老顾客现在也不太能见到了。以前是不愁生意,现在是等生意。”

“我在这卖肉也20年了,这个社区团购对我们的影响特别大。我们自己去批发市场进货,是会挑选的,骨头多还是肥肉多,要过我们这一关。猪肉不同部位的价格是不同的。”一旁的袁师傅插话道,“网上有的肉看上去便宜,但其它部位涨价,可能比我们卖得还要贵,有的顾客不懂这些,一看网上一斤肉十几块钱,就在网上买了。”

社区团购到底靠不靠谱

在用户感受到省钱的同时,一大批互联网巨头杀入社区团购的赛道。今年6月,滴滴推出社区团购品牌“橙心优选”;7月7日,美团宣布成立优选事业部入局社区团购,并推出“千城计划”;8月,拼多多社区团购项目“多多买菜”上线;9月,阿里成立盒马优选事业部加入社区团购。

采访中,有消费者表达了担忧。“现在社区团购的优惠力度很大,但‘烧钱’不是第一次了。以前各大外卖平台为了吸引商家和消费者不也是各种红包和优惠么,结果最后还是被部分企业垄断了。”西安市民杜舟舟表示,回过头来,还是更怀念最初“百花齐放”的日子。“毕竟有竞争才会有压力,大家不再一味地拼低价的时候,可能才会专心拼质量。”

“社区团购是否是一种成熟的生鲜售卖模式,还需要时间的检验。”中国交通运输协会快运分会副会长徐勇表示,未来理想状态是升级之后的农贸市场、社区内生鲜超市以及互联网生鲜售卖等多种方式并存,满足不同消费者的多方面需求。

记者 石喻涵 实习生 王超杰

    本文原载于兵马俑在线(news.wmxa.cn),转载请保留本链接,敬谢!

    全站热点
    高效审批 热情服务|县行政审批服务局优质服务获赠锦旗

    2020-12-16 18:23阅读

    携手结对帮扶 共促教育发展

    2020-12-15 17:56阅读

    雁塔区携手中国电建西北院成立“城市更新研究中心” 为发展赋新能

    2020-12-14 09:56阅读

    一部《装台》火了舌尖上的陕西美食 餐厅成了粉丝打卡地

    2020-12-10 11:14阅读

    警营开放日,长安公安酷炫亮相,市民零距离接触警用装备

    2020-12-08 10:34阅读

    陕西:民企拿出65亿,帮扶9239个村

    2020-12-04 14:05阅读

    长安区红十字会联合西安培华学院开展“世界艾滋病日”宣传活动

    2020-12-02 10:41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