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区县播报 > 陕西地市 >

虢季子白盘马厩中发现的国宝

2017-11-10 17:20  宝鸡日报  字号:T|T

它虽然名为“盘”,形状却像一个浴缸;其上铭文111字,虽不是青铜器中字数最多的,却语言洗练、字体端庄,成为金文中的书家法本;它今天虽然安放于中国国家博物馆,但曾深埋于宝鸡虢镇的黄土之下,出土后又被废弃于马厩之中,是享受了荣光、经历了曲折、堪称国宝的器物。

它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首批禁止出国(境)展览文物,与散氏盘、毛公鼎并称西周三大青铜器的虢季子白盘,又称虢盘。

马厩之中展真容

国宝不易!

故事要从清朝同治三年(1864年)的初夏讲起。

时任直隶提督的淮军将领刘铭传,当时正跟随李鸿章镇压太平军。战争进行得并不容易,不过让刘铭传高兴的是,经过浴血奋战,他们顺利拿下了常州城。刘铭传就住在了城中的护王府中。

护王府是个什么所在呢?

护王陈坤书是广西桂平人,1851年参加太平天国金田起义,1862年由苏州移驻常州,被天王洪秀全晋封为“护王”。虽然到1864年5月清军攻陷常州为止,护王陈坤书只在常州城中待了两年时间,但这并不影响他修葺护王府。陈坤书的护王府在太平军攻克常州前是原清阳湖县衙。陈坤书对其进行刻意的修葺扩建,其规模、气派均远大于从前,面积约4万平方米。

值得一提的是,常州城被清军攻破后,护王陈坤书率残部将士退守护王府,筑垒抗击,在战事中力竭受伤后被俘,不屈而死。

言归正传。

住进了护王府的刘铭传,根本没有心思来欣赏护王府的雕梁画栋,更多的是彻夜思考接下来的战事进展。有一天时至午夜,刘铭传正在秉烛夜读,万籁俱寂当中却传来悦耳的金属碰击声,声音不大但穿透力极强。刘铭传心生好奇,便四下寻找。这声音一直引着刘铭传来到了屋后的马厩。

趁着夜光烛光,刘铭传最终发现,响声来自于马笼头上的铁环与一个乌黑的马槽碰击所发出的声响,但这声响,却绝非一般的金属撞击之声。刘铭传蹲下仔细端详,只见这马槽相较于普通马槽稍短,但更深更宽,槽壁在月光下还隐约有着深沉的幽光,伸手一试,马槽重不可举,轻叩之下声音清远玄妙。

这绝非一般之物。

次日一早,刘铭传命人将马槽刷洗干净。国宝就此露出真容:

虢盘形制奇特,似一大浴缸,为圆角长方形,四曲尺形足,口大底小,略呈放射形,使器物避免了粗笨感。四壁各有两只衔环兽首耳,口沿饰一圈窃曲纹,下为波带纹。

刘铭传也是好古之人,旋即命人押运宝物送回合肥老家刘老圩村,并嘱咐家人仔细珍藏,千万不要声张。

光绪十七年(1891年),刘铭传卸任回家。随后,他请来几位熟悉古文字的名士辨认铜盘上的铭文。后来得知,铜盘上共有111个字,从铭文来看,这是西周贵族虢季子白所铸的铜盘。刘铭传对虢盘越看越爱,后来又在老宅园中为虢盘专建一亭取名“盘亭”。

虢盘是怎么到的护王府?又怎么会被当成马槽呢?

据光绪时期的《泸州史志·刘铭传传》中记载,虢季子白盘在清朝道光年间出土于陕西宝鸡,后来被时任眉县县令的徐燮得到,徐燮离任时将它千里迢迢运回常州的老家。太平天国初期,太平军占据常州,虢季子白盘落到了护王陈坤书手中,成为护王府的宝藏。刘铭传的手下军卒不识宝物,竟然把它当成马槽。

让人疑惑的是,徐燮之名只见于此处,而在距离道光不远的同治年间,也有一名叫徐燮的县令,只不过任职于广西。

缘何铭文多胜仗

刘铭传所邀请的名士,给他介绍了虢盘详尽的历史。

虢季子是西周宣王时代的一个诸侯,虢是他受封的姓氏,季表示他在兄弟中排行第四,子是古代一种尊敬的称呼,类似后来的老子孔子庄子孟子,白是虢季子的名字。据铜盘上记载,周宣王十二年,即公元前816年,虢季子白受命于宣王,率兵在洛河北岸同匈奴的先祖猃狁作战大获全胜,宣王为表彰他的功绩,举行了隆重的庆功仪式,赏赐了马匹、斧钺、彤弓、彤矢,予以嘉勉。虢季子白特铸造此铜盘以示纪念。

看到此处,熟悉商周青铜器铭文的人,就会发现一个问题:商周时期的青铜器,有不少都记录了战争,而且无一例外的是,记录的都是打胜仗的事情。

挑几个看看吧。

武王克商之战是中国历史上的重大事件,许多文献中都有记载。1976年,临潼出土了武王时期的青铜器“利簋”,器物内底部铸有铭文32字,简要地记载了武王伐商的历史。利簋铭文中记载,商军溃败之后,身为有司的利得到周武王赏赐给他的青铜,以此铸造了一件铜簋,作为永世的纪念。由于这件青铜簋是利所铸造,所以人们就称它为利簋。因为利簋铭文中所记载的武王伐纣在甲子日晨,并逢岁星当空,印证了《尚书·牧誓》中所记载的“时甲子日昧爽,王朝至于商郊牧野”。所以利簋也被称作“武王征商簋”。

武王灭商后将殷墟之地封与商纣王之子武庚,让他继续管理商王朝的遗民,并将自己的弟弟管叔鲜、蔡叔度、霍叔处封于殷墟周围,让他们暗中监视武庚。结果武王死后,武庚与管叔、蔡叔、霍叔勾结叛乱,周公奉成王之命,与太公望、召公等带兵东征,杀掉了武庚和管叔,把霍叔等人流放,史称成王东征。这个故事在大保簋、小臣单觯、禽簋、旅鼎的铭文中都有记载。

此外,康王时期同东夷的战争、康王征鬼方的战争、昭王广伐荆楚的战争、诸王征伐淮夷的战争,都可以在青铜器铭文中得以印证。

虽然铭文中记录的都是胜仗,不过一个西周时期外交环境的场景也因此展现在我们面前:从立国伊始,西周王朝的实际控制区域一直在变化之中,周围其他部落没有停止和西周的对抗。此外,《礼记·祭统》有文字记述,青铜器铭文的作用是为了“称美而不称恶”,即铭文并非陈述事实。所以有部分学者认为,铭文的记录中有较多的夸大部分,或许当时的实情并非如铭文所载。这就需要我们在解读铭文时,将铭文铸造者的主观立场考虑进去,采取更理性的态度来理解铭文,理解当时的社会环境。

暗淡了刀光剑影,远去了鼓角争鸣,留下的只有艺术本身。

虢盘铭文,被视为西周金文中的绝品。它的金文排列方式与字形处理方式明显有别于其他西周铭文,却与东周后期战国吴楚文存在着某种相近的格局。比如,它非常注意每一文字的单独性,线条讲究清丽流畅的感觉,而字形却注重疏密避让的追求,有些线条刻意拉长,造成动荡的空间效果。造型的精练与细密,也使我们惊讶于西周金文中这样清丽秀逸的格调。

献宝遭逢小插曲

无论铭文内容如何,虢盘是宝物无疑,这就让其从出土开始,一直受到多人觊觎。

话说刘铭传得到虢盘之后,那真可谓是惜盘如命,从不轻易示人,据说连光绪皇帝的师傅翁同龢甚至提出将女儿下嫁给刘铭传的儿子,只求看看虢盘,最终也未能一饱眼福。

光阴荏苒,时光如梭,转眼就到了清末民初,当时时局动荡不已,此时刘铭传已经作古,他的后人为保护虢盘受尽了苦楚。其间最具威胁的,先是任国民党安徽省主席的刘镇华,其后便是侵华日军,之后是安徽省主席李品仙以及其亲信合肥县长隆武功等人。

在几十年间,刘家人为了保护虢盘,受尽了皮肉之苦,好几次不得已将虢盘重新埋入地下,一家人颠沛流离背井离乡,就在他们近乎绝望之时,1949年1月21日,合肥解放了。

新中国成立后,刘铭传曾孙刘肃曾了解了国家的文物保护政策后欣然表示:保护国宝,责任非轻,个人力薄,盘之安全可虑;现政府如此重视,亟愿献出,从此国宝可以归国,获卸仔肩,亦为幸事乐事;遂于1950年1月19日在其家中一间破旧不堪的屋子里,挖开14年的封土,将虢盘掘出,献给国家。

国宝献给国家,以后人人都可以自由欣赏国宝之妙,本是一件大好的事情,偏偏有人在这时候要动歪脑筋。

话说在虢盘拟送北京时,就有人想要趁此机会将国宝据为己有。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一名心怀鬼胎的家伙偷偷溜进了刘家,手持钢锯,想要锯下虢盘四周的8只饕餮衔环。国宝似乎也对这样的行为愤恨,钢锯接触到国宝时,发出了极具穿透力的声音,这声音惊动了守护在附近的国宝看护人员,坏人当场被抓,国宝也免受破坏。

这件事情发生后,迅速将虢盘运送北京成了当务之急。随后,相关人员护送国宝并请刘肃曾同行,一起前往北京。虢盘抵京后,董必武、郭沫若、沈雁冰等亲切接见了刘肃曾,文化部还为其颁发了奖状。郭沫若先生亲笔题诗一首赠与刘肃曾:“虢季献公家,归诸天下有。独乐易众乐,宝传永不朽。省却常操心,为之几折首。卓卓刘君名,传诵妇孺口。可贺孰逾此?寿君一杯酒。”

从此,大家得以在中国国家博物馆,随时见到虢盘真容。

    全站热点
    梁桂来汉中市督导调研经济运行等重点工作

    2017-11-10 15:15阅读

    灞桥区五个聚焦建立“城市驿站”打造城市街头巷尾的党建“微阵地”

    2017-11-09 20:35阅读

    阎良区召开冬防铁腕治霾非定点煤炭经营场所清理取缔工作推进会

    2017-11-09 09:34阅读

    快下单!旬阳狮头柑现摘现送还包邮!

    2017-11-07 21:00阅读

    未央:关注核心素养 推进有效教育——范家村小学第五届“秋之韵”教学节活动圆满结束

    2017-11-06 15:46阅读

    市政府市政协联席会议暨政情通报会议召开

    2017-11-04 10:19阅读

    全市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现场会在长安区召开

    2017-11-02 18:31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