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区县播报 > 陕西地市 >

作家培训班能否培养出真正的作家

2017-12-01 08:23  渭南日报  字号:T|T

本报记者刘虹

我国是一个有着优秀文化的国家,尤其是优秀的文学作品在漫漫历史长河中,最能触及人的灵魂深处,给人以精神滋养和灵魂抚慰,促使人在人类进程中,有了不断进行自我修复的能力。文学作品,还能传承一种民族精神和民族文化。尤其近年来,随着文化大发展的号召,优秀的作家和优秀的文学作品不断涌现,各地区也不断地举办了一些“作家培训班”,参加这些作家培训班的人,有的是经人推荐,有的是靠个人关系,有的真的是爱好文学,而有的充其量也只是“打酱油”的,更有人只是为了结交朋友,扩大社交圈子。那么,“作家培训班”是否真的能培养出作家?对“作家培训班”究竟有什么样的看法,记者采访了几位作家,听听他们的看法。

文学活动是作家的交流

李康美是我市作协主席,记者采访了他,想听听他对“作家培训班”的看法。

他说:“目前,开展文学讲座和对文学作者的培训活动越来越多了。这样的活动,当然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任何文学活动,都是一次作家之间,或者作家和编辑之间的互相交流。通过交流,取长补短;通过交流,吸取教训和经验;通过交流,使作家知道报刊编辑对于稿件的要求。”

他说:“在我从事文学创作的经历中,参加的各种文学活动已经很多了,我始终以为,互相交流也是提高创作能力最好的途径。因为你和你身边的文学同仁之间没有距离感,倾诉起来更加会坦诚相对。另外,举办培训和讲座活动,也会为我们打开一扇窗户,拓展我们的视野。因为授课的专家们,毕竟经多见广,知识面和生活面都比较开阔。他们把自己的经验教训,可能还包括遭受过的挫折总结起来,让听讲的人少走一点弯路,更快地进入文学创作的正常轨道。”

结合自己的创作经历,他谈道:“但是,文学创作都是个体行为,每个人创作的风格和方向都有所不同。所以,我以为提高文学素质最好的途径,还是大量阅读和自身的感悟,在古今中外的经典名著中吸取营养,从而给自己搭建一个最广阔的创作平台。因为每个专家都有自己的偏爱,甚至偏颇,如果囫囵吞枣地听取了他们的意见,可能就会形成另外的局限和拘泥。文学贵在出新,千万不要弱化你生命中的主动性,打开你自己,发现自己的创造力!”

文学不能子承父业

徐喆是我市诗歌专委会主任,结合多年创作经验他谈道:“作家培训班是否能培养出作家?这是一个似乎已经有了答案,却仍在不断争议着的问题。好多的行当都是可以师傅带徒,子承父业或女传母艺,唯有文学是个例外。虽然也有作家大小仲马,父子诗人顾工顾城,母女作家茹志鹃王安忆等,但若是从大数据上来看,作家诗人子孙从事写作的概率还是很小的。”

他谈到,不少的作家,并没有参加过专门的作家培训班,也没有上过大学的中文系或写作专业,却写出了优秀的文学作品。也有为数不少的作家,上过大学的作家班,参加过专业的文学培训班,也写出了优秀的文学作品。有些作家在上作家班之前,就已经写出了优秀作品或者已经成名。上了作家班后,效果十分明显。据说,容易出产作家的行业,一是医生,二是记者,三是军人。国外的不说,国内人所熟知的鲁迅、郭沫若,都是学医的出身。作家由记者改行的也比较多。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莫言就出身军人。而我市作家李康美则既是军人,又上过西北大学作家班。

作家诗人的成长与成名,是个极为复杂的过程。他说:“我自己就没有专任的文学导师,如果非要说有的话,导师就是那些古今中外的诗文名著。”要成为作家和诗人,既不能全靠自学,也不能依赖作家班培养。而应该根据个人的实际,选择合适的成长道路。已经有了文学成绩的作家,再进入大学作家班学习与培训,肯定会很有帮助,很快提高的。知识爆炸时代,也是知识最易淘汰最易过时的时代,需要不断地更新和升级,才能跟上飞速发展的步伐。科技如此,文学也是如此。

良好的天分,浓厚的兴趣,海量的阅读,细心的观察,深入的思考,还有长期的训练,都是不可或缺的。此外还要有浪漫的情怀,还要耐得住寂寞。即使这些大都具备了,也不一定能成为好的作家和诗人。柳青的文学是“六十年一个单元”,路遥的“像牛一样劳动,像土地一样奉献”,陈忠实的“文学依然神圣”,贾平凹的“艺术靠征服而存在”,李康美的“小说要写出痛感”等等,也都从不同的角度说出了作家之所以成为作家的缘由。他说:“我个人多年来一直坚信‘诗歌永远高雅’,比较欣赏‘一万小时定律’和每天都为自己所热爱的事业流一公斤汗水。”

在通往作家这条热闹而寂寞的路上,有时候,捷径并不是最容易最短的那一条,而恰恰是最弯曲而且比较长的那一条。

最后他说,虽然作家诗人并不能按规划培养出来,但必要的专业培训对写作者还是大有裨益的。当然,那些以赚钱为目的的“水货”则另当别论了。

真正的作家绝不是培训的结果

张亚凌是近年来活跃在我省文坛的一位女作家,曾先后被省级和央视多家媒体报道。就“作家培训班”能否培养出真正的作家这一问题,她结合自己多年的创作经验谈了自己的看法。

她就目前写作境况谈了谈自己看法。她说:“首先,目前除传统的纸媒外,自媒体迅猛成长且已壮大,如果不苛求变成铅字,‘发表’文章轻而易举;其次,写作者不再拘泥于公费出版,自费门槛低到无极限,只要愿意,人人都可实现出书梦,成为所谓的作家。甚至还有四五六乃至更多的原因,‘作家’已遍地开花。”

她说,如果以上种种都可以称之为“作家”,那么作家不但可以培养,更可以速成。如果“作家”是指热爱并严谨写作,且可能或者已经产生了较大范围的影响,那就另当别论了。

“我个人觉得,写作是可以被影响的。这种影响甚至都不是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而是听君一句话,胜写千篇文。”

她谈到,撇开高大上的培训班,即便是私人间的交流,有时对方一句话,就可能打开了你写作上苦苦纠结却无从挣脱的困境。关键在于,那个人要么高出你很多,俯视后理性指出你的问题。要么很有悟性灵性且善于表达并能与你产生共鸣,可以撞击到你写作时的“痛点”。从这一点上看,别说培训班,就是私人的几句聊天,也可以影响甚至改变一个作家的写作,像风格的转变,思想的调整,选材的取向,都有可能。

张亚凌说:“尽管如此,我还是觉得,真正的巨著或大家的出现,断然不会是培训的结果。这取决于创作者自身思想认知的深度,对生活的宏观感知与提炼,更取决于作家自身的文学素养、艺术水准乃至于情怀。换句话说,可以写出类似《战争与和平》《巴黎圣母院》《百年孤独》《红楼梦》这样作品的作家,不会是从培训班走出来的。”

光靠培训自身不努力指定不行

最后,记者采访了近年来活跃在我省文坛的90后代表作家王闷闷。他曾参加过西部大学作家培训班,也是陕西省文学院第四届签约作家,入选陕西省文化厅文学艺术百人计划,出版过多部长篇作品,执教于西北大学现代学院。结合自己的创作经历和培训经历,他谈了自己的看法。

他说:“作家能否培养的问题,我没有办法给予直接的回答。我们惯常的思维,总以为要什么就专门做对此有用的事情,坐下仔细想,日常里我们作为的许多事情皆是联系万千的,没有绝对的隔绝孤立。如今很多人说,中国遍地是作家,这话说的不负责任说的幼稚滑稽,作家与写字是两回事,正儿八经的好作品,是思想的表达而不是字数累积成的冗长故事。有些话语很不错,如果你去仔细琢磨领悟,就会有不同的境界,比如,师傅领进门,修行靠个人。我听说过不少培训班,但我相信那也只是关键性的指点,不可能单一地灌输。写好作品不容易,要做到思想内容形式结构的高度统一和谐,可不是轻描淡写地言说几句,要去实实在在地思索积累,还有人生阅历下对生命情爱孤独这些司空见惯的东西的领悟。”

他说:“我自己就是从单纯的写故事到现在能沾染些思想现实及人性的书写。留心平日里见到的所有,空闲时间大量看书,不断思索,只有这样似乎才可写出稍能满意的作品,当然这是我个人的所见所适,至于作家班能不能培养作家,我想说能也不能,具体说便是假若真心写作,仅靠作家班培训没有自身努力指定不行,反之亦然。不能单纯指靠一枝一干,即使是主枝主干也不妥,要想生长的枝繁叶茂,有主次外还要有微乎其微甚至看不见的那些营养力量共同成就。”

    全站热点
    全省推进法治政府建设电视电话会议召开

    2017-11-30 20:02阅读

    未央区食品药监局召开提高公众食药安全满意度工作动员大会

    2017-11-30 11:40阅读

    质监阎良分局落实市局要求迅速开展天然气相关特种设备大检查

    2017-11-29 15:30阅读

    市公安局刑警支队DNA实验室第二条检测线建设完成

    2017-11-28 12:26阅读

    宝鸡市森林防火新装备亮相——远程灭火炮能隔山灭火

    2017-11-26 20:34阅读

    未央谭家街道西安城北医院“精准扶贫,健康行动” 走进民主村

    2017-11-24 16:43阅读

    汉中市为141名劳动者追讨欠薪245万元

    2017-11-23 14:33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