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区县播报 > 陕西地市 >

人言可畏 痴情女子的痛苦——出自 《郑风·将仲子》

2017-12-07 17:50  宝鸡日报  字号:T|T

本报记者李波

爱要怎么说出口,我的心里好难受。爱情的痛苦就在于“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偏爱的有恃无恐”。

如果爱情仅仅源自我爱你、你爱她、她爱我的无解,那只能感叹一句相逢恨晚造化弄人也就算了,最可气的是,处于爱情之外的人,唠唠叨叨个不停。

事不关己,说着不累。于是千百年来,就有了一个特殊的现象:看热闹的总想左右当局者的行为。当然,有时候这样的左右会披着“我是为你好”的外衣。其实古人早早就知道了唾沫星子淹死人的道理,所以有了成语“众口铄金”“三人成虎”,还有更早之前就见雏形的“人言可畏”。

人言可畏最早见于《诗经·郑风·将仲子》,诗中有这样几句:“将仲子兮,无逾我园,无折我树檀。岂敢爱之?畏人之多言。仲可怀也,人之多言,亦可畏也。”明明知道爱情需要勇气,但面对流言蜚语,最终有一方选择了放弃。

先来看看古代那些让人痛苦的爱情吧——《西厢记》中张生与崔莺莺的爱情悲剧,《红楼梦》中贾宝玉与林黛玉的爱情悲剧,《孔雀东南飞》中焦仲卿与刘兰芝爱得痛苦,陆游和唐婉亦爱得痛苦。

再来读一读《诗经·郑风·将仲子》。这是古代一首著名爱情诗,也是最早涉及父母干涉儿女婚姻、导致爱情悲剧故事主题的作品。从诗中描写看来,诗人深爱着叫仲子的男子,但因父母兄弟的阻挠干涉和舆论压力,欲罢不忍,陷入进退两难的处境,最终婉拒了男方的追求。这首诗以委婉的语言,真实细腻地表达了女主人公内心的矛盾和痛苦心境,她一方面在父母、兄长、外人等各种势力的干涉下,不敢同情人接近;另一方面又确实想念情人,欲拒心不忍,最后只得向对方说明自己的苦衷。

让人痛苦的不只是爱情,应当说两难处境是我们经常面对的一种生活状态,而最终只能作出选择,没有模棱两可,没有皆大欢喜。事实上,让我们作出选择的,主要是“人言”。到最后,我们都站在了妥协的那一边。

    全站热点
    周至竹峪镇传达学习省脱贫办主任重要讲话精神和兰考县脱贫攻坚先进经验

    2017-12-07 15:07阅读

    雁塔区召开安委会扩大会议传达全市安全生产会议精神

    2017-12-06 18:50阅读

    文学三老 ———铜川文事之二

    2017-12-06 08:41阅读

    雁塔:让文明之花在童心中绽放

    2017-12-04 18:24阅读

    全市重大项目谋划座谈会召开

    2017-12-02 12:03阅读

    碑林张家村街道水文二社区党支部组织召开驻地单位代表、家委会主任座谈交流会

    2017-12-01 09:52阅读

    首批42名“议政员”为民直言 临渭区双王街道成立首个议政会

    2017-11-30 08:58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