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区县播报 > 正文阅读 >

与祖国共成长——共和国同龄人的“衣食住行”口述史

2019-09-24 10:04  安康日报  字号:T|T

在我们身边有这样一群人,他们是共和国的同龄人,也是社会主义建设者,更是中国从站起来到富起来,再到强起来的见证者。

今天,我们讲述这些见证者经历的故事,是希望通过他们见证的祖国发展变化,感受曾经的来之不易,也激励我们立足岗位,继续与祖国共成长。

从平房到高楼林立,70年,一座现代化都市屹立在汉水之滨。

★记者 孙妙鸿

听说我们要采访,今年70岁、家住安康城区江北兴教社区的安怀忠,早早地把那身穿了多年的铁路工作服找了出来,再把全国劳模奖章、铁道部劳模奖章、全国铁路总工会火车头奖章、抗洪抢险先进个人奖章等大大小小9个奖章别在衣服上。

当我们在江北办张桥沟社区干部的带领下来到安怀忠家,看到他穿着记载他一生荣耀的工作服时,那种沉甸甸的记忆与他那满脸皱纹舒展开后的笑容一起,把大家迎进了门。

安怀忠出生在咸阳市旬邑县的农村,姊妹四个,他排行老三。姊妹多,家里贫困,安怀忠从小就养成了自立自强的性格,毕业后进入铁路系统成为一名铁道工。1972年,为支援襄渝铁路建设来到安康。

我们一起来安康的有50多人,当时从咸阳坐火车到宝鸡,再从宝鸡转乘到安康。当时的安康火车站只有两层瓦房,车站广场也很小,进站路还是土路。车站广场停放的大多数是货车,偶尔见到一辆小汽车,那也是单位的公务车辆安怀忠回忆第一次来安康见到的情景如数家珍。

来安康后,安怀忠便在中渡市场附近租了一间房子,房间很小,每月租金10元,不要小看10元,当年我们的工资才60多块钱呢!那时的安康,没有高层大厦,放眼望去,都是清一色的小青瓦房,最高的也才两层,安康城里的街道也是土路。

安怀忠到安康后,被分配到紫阳工区,襄渝铁路当时才建到达州,受紫阳泥石流灾害,铁路桥和隧道时有被毁。毁坏后,我们就负责改线重修任务。全线贯通运营,已是1979年了。

安怀忠说,安康的变化是发生在改革开放后。安康的铁路建成,打破了安康依赖水路的历史,也打开了安康对外开放的大门,伴随着改革开放的号角,安康的发展也进入快速发展时期,市场开始活跃,工商资本也纷纷进入。

可是,正在安康奋力谱写改革篇章之时,1983年的一场洪水,让安康蒙受巨大损失。安怀忠说:当时安康一片汪洋,低洼地带的房子仅露出一个屋顶。洪灾过后,国家发扬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的精神,支援安康恢复重建。也是在那时,安康水电三局对安康火车站进站路进行了硬化。与此同时,安康城区有了高楼大厦,路面也硬化了,从而告别了雨天一身泥。

1989年,辛勤奋战在铁路一线的安怀忠,分得了一套46平方米的福利房。比起现在大多都是100平方米以上的房子来说,这个房子显得很小,可是,虽然只有46平方米,还是一室一厅一厨一卫,功能划分整齐,在当年能住上这样的好房子,也是很不错的了。

进入新世纪,安康的发展在西部大开发、新农村建设的号角声中步履铿锵,不仅安康城区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安康的广大农村也发生了巨变。安怀忠说,原来回一趟家,坐火车必须绕到阳平关,一趟十几个小时。西康铁路通车了,安康到西安只要4个多小时,我到咸阳老家也5个多小时。不仅如此,乡村都修起了漂亮的小洋楼,水泥路通到家家户户门口。

近些年,安康发展更快,不仅江南城区大变化,江北、高新区高层林立,一派大都市的景象。见证安康发展的安怀忠也是安康建设的排头兵,他先后获得全国劳模、铁道部劳模等。从单位退休10多年了,他感叹时光蹉跎,不能再为国家建设出力。退休后,他积极参加社区组织的各种活动,热爱秦腔的他,还是社区文艺骨干,组织社区老年人义务演出,实现了老有所乐、老有所为。

从吃得饱到吃得好,70年,安康与共和国一起实现了富起来。

★记者 杨迁伟

新中国从站起来到富起来,现如今已经走向了强起来的阶段。家住汉滨区五里镇牛山村的朱纪安与共和国同龄,从孤苦伶仃自小受歧视的穷孩子到现在住着楼房,他亲身经历着祖国日新月异的发展变化。

在缺衣少食的岁月里,朱纪安还算是幸运的。13岁的时候,稍有点文化的养父把他送到了安康县(现安康市)第一小学读书。朱纪安记得尽管当时学费不贵,一学期8元钱,但仍然有大量的孩子到了上学年龄却只能在家帮助大人干农活。那个时候农村就没有学校,我当时上学时,就经常往一些大点的机关单位跑,捡一些他们用过的废纸,拿回家后自己做成本子写字,捡别人丢弃的钢笔,修一修自己用。

天刚亮,朱纪安就赶紧起床。吃点早饭,背着三四十斤的粮食从牛山到安康县城上学,等走到七里沟的时候太阳都已经落山了,赶着最后一趟渡船过江去学校。他清楚地记得,整个安康县城的老城和新城,一共只有4家国民食堂,吃饭必须凭粮票。教育太落后了,整个村子能上小学的都没几个。在市一小读了一年的书,第二年秋季入学时,养父因病卧床不起,实在凑不起几元钱的学费,朱纪安不得不回家参加生产队劳动。尽管不分白天黑夜的干活,整个夏季一人只能分到一二十斤麦子。当时几乎每个家庭都有四五个孩子,就那么点粮食根本就养不活。

生产队起早贪黑,15岁的娃抢着干大人的活,仅50斤的身体硬是挑起100斤的粮食,用10年生产队的艰辛换来成家立业。结婚时,朱纪安四处借来100斤苞谷艰难地撑起一个家。为了维持生计,他给生产队喂猪做饭、开豆腐坊,任何能折腾出钱的事他都干过,但还是无法解决一家人的温饱。为了不让女儿挨饿,就把女儿送往住在安康县城的姐姐家,等收割了麦子家里分了粮才把女儿接回来。有一次,朱纪安去县城准备接女儿回家。到了姐姐家,朱纪安没有立刻动身回家,而是去街上转了转,等回到姐姐家的时候发现女儿不见了。朱记安急得四处寻找,后来就在姐姐家不远的一个街口找到了女儿。女儿穿着脏兮兮的衣服,哭得眼泪鼻涕抹得满脸都是。看到女儿的样子,朱纪安心里一阵阵发酸,这么大个人,连个女儿都养不活。朱纪安暗自下定决心,一定要让女儿吃饱饭,接受教育,并且要带领村民一起奋斗,让大家都能填饱肚子,让村里的娃都能在教室里学习。

后来朱纪安被推荐当了生产队长,他就带领村民们实行小段农活包工的做法,村民们热情高涨,一年下来,除了给国家缴纳的粮食外,每家每户都分到了足够吃的粮食,工钱也从最开始的几分钱涨到几毛钱,再到一块多钱。现在到安康城三十四分钟就到了,出去打零工,随便都是一两百元,根本就没法比。从村上走出去的大学生、企业家和领导干部也是越来越多。在朱纪安的记忆里,住在安康县城的姐姐家,最初也只是住着两间茅草房,1983年大洪水过后,政府补贴才盖起了4间砖木结构的房子,现在姐姐家盖起了8间7层的楼房。

由于家庭成分不太好,一直到1986年才正式加入中国共产党。没有共产党,就没有现在的我。从入党的那天起,我就告诉自己,一定要清清白白做人,干干净净做事。56岁开始,朱纪安当选了村党支部书记,直到去年才从岗位上退下来。村上家家户户实现了从吃得饱到吃得好,最早的羊肠小道到泥土公路,再到现在的水泥路;全村420户人家全都告别了过去的石板房和瓦房,清一色的楼房;一些能人大户在村子里发展起魔芋、黄花等产业,一些外地的企业公司也来到村上发展乡村旅游业朱纪安眼看着村子一天一个样。我虽然退休了,但心情很畅快。没事了帮村干部出谋划策,干一些力所能及的事。

从缺衣少食到小康生活,70年,安康实现产业兴百姓富乡村美。

★实习记者 唐正飞

1949年12月中旬,恒口白渔村的张家迎来了第5孩子,父母取名为张先煜。张先煜生在上有一个姐姐和三个哥哥,一家7口挤在仅有的3间矮小土房内,别人家的房子都是四面墙,而张先煜家的房子只有三面,后背墙是将房后的山丘垂直凿平整的懒墙。当张先煜的五弟出生时,张父看着窄小的房子及2亩旱地和1亩水田,又怎么能养活一家8口呢?便做了一个张先煜现在看来都是明智的选择:放弃了汉白路旁交通还算便利的家产,和远在大东山深处郑家做了交换。那年张先煜4岁,全家人告别了土地平整的西路坝,隐居在拥有12亩土地,4亩水田的石转小垭村。在父亲明智选择之后,张先煜一家在交完公粮后,基本能自给自足。

张先煜上完了高小(小学六年级),适逢当时的安康县医疗队在石转卫生院举办赤脚医生培训班,有文化的张先煜被选入其中。两年的培训,让张先煜成为了一名走村入户的基层医务工作者。

1968年2月,张先煜应征入伍的请求被批准了。过完春节,张先煜第一次坐车,经汉阴、到石泉,一路颠簸至宁陕,在宁陕夜宿一晚,第三天坐着摇摇晃晃的卡车翻越秦岭,来到西安。

在部队待了5年,退伍后,张先煜先后在原安康县石转、叶坪等地工作,1996年调任汉滨区民政局副局长。当时,救助是民政部门的重点工作之一,不能出现冻死、饿死的这是工作底线。1997年,张先煜分管民政救助,每一年都要做救助对象的生活安排,按着统筹兼顾,适量安排的原则分配返销粮。时刻挂在张先煜心头的是边远山区的救助对象,从小缺吃少穿,挣扎在生死线上的他知道,少一口粮,少一件衣就可能会出人命。但毕竟返销粮有限,需要救助的对象比较多,怎么办?张先煜合计先逐户统计、注明家庭情况,根据当年返销粮总量,制定了每月人均20斤毛粮的标准,针对智障、无劳动力的适度提高救助标准。智障人士实行村内邻居就近照料,按计划每天吃多少,每顿怎么吃。穿衣也困扰着群众,记得有一年,和安康结对的常州市为汉滨捐赠了7个火车皮的衣物。除了温饱,住房也是张先煜民政救助的范围。后来市场经济进一步深化,救济物资也变成了每月每人30元的救济款。近年来,随着祖国的发展,温饱问题已渐行渐远,贫苦户也实现了两不愁三保障,低保户、五保户被分散安置或集中供养,不再为风吹雨打、严寒酷暑担忧。

从汉滨区民政局副局长岗位退下来的张先煜,在快乐地享受退休生活的同时,感叹祖国变化太快第一次坐车还是应征入伍时,坐的解放牌卡车,在汉滨区民政局任职期间就有了猎豹越野车;以前坐飞机是平头老百姓想都不敢想的,现在飞机票有时比火车票还便宜;以前,从安康到西安需要两天,随着秦岭隧道的打通,安康到西安当天打来回;以前出门前,还要事前准备好盘缠行囊,提前好几天排队买火车票,现在走到哪里手机拿出来刷一下微信、支付宝就行了

从土路到柏油路,70年,安康实现县县通柏油路村村通水泥路。

★实习记者 滕静

在即将到来的国庆节,在安康运输公司工作了40多年的陈代恩有不同于常人的喜悦和自豪,因为老人是共和国的同龄人。陈代恩1966年参加工作,2003年5月份退休,也是安康交通事业的见证者和亲历者。说起安康的公路变化,他说,在当年都不敢想,那时候跑车从安康去西安,走西万公路翻秦岭到西安,需要20多个小时,比现在坐火车到北京时间还要长。

陈代恩是五里镇人,在家里排行老大,下面有四个妹妹,他出生后的十天,新中国正式成立。当时家里不富裕,母亲为接济生活,有时走几十里路去县城背回几十斤散装白酒,在家门口售卖。陈代恩曾和母亲去过一次,几十斤的酒桶压在背上,走上几步累得都喘不上气了。

作为长子的陈代恩必须早早承担起家庭重担,1965年,16岁的陈代恩被招工去了安康运输公司。但是,心里还有当兵梦想的他,1966年报名参了军。去东北大兴安岭当了机械兵,从安康出发去齐齐哈尔。陈代恩老人说,水路陆路都走过,上世纪六十年代安康汉江上还没有桥,过河要从七里沟坐趸船,然后坐汽车到阳平关。从阳平关坐火车到齐齐哈尔,一路上经过7个省16个市。陈代恩在路上颠簸了10天11夜。现在要去可以走高速,还可以坐飞机。都是一两天时间。

当时部队为修建黑龙江省的嫩江线做援建工作,解决当时东煤西调。东北地里的土都是黑色的,连队自己种菜都不用施肥,地里的土肥得很,种的土豆有安康本地的两三个大。去的时候是3月份,晚上刮大风帐蓬刮飞了,第二天陈代恩感冒发烧到42度,后来落下了肺上的毛病。

1971年陈代恩复员,回到原单位工作,分配去了车队跟车,当时安运司有5个车队。安康通向外面两条公路,一条是安康到西安,一条是安康到湖北竹溪,而且都是土路。

从安康到西安,陈代恩开着一辆河北大轿车,一路上顺着盘山路翻越秦岭,20几个小时的山路,道路坑坑洼洼还很狭窄,遇到对向有车辆会车都很危险,稍有不慎车轮就会滑入路边的崖。不知道当时人的胆子怎么那么大。陈代恩现在回想起当时的情景,感慨那是在用生命开车。

直到后来,三线建设时安康开始修了几条公路,慢慢各县通了车,但都是毛路。通往岚皋的路很险,路程需十几个小时,早上七点发车,正常情况下午五六点到,但是经常在路上会因为天气不好需要过夜,直到第二天才能到达。三线建设时安运司慢慢购买了国产牌陕西轿车和河北轿车,有两百辆车跑客运。虽然车辆增加了,但是各条线路的道路还是太差,有一次陈代恩到平利过女娲山时,遇到雨天,地上的烂泥有一尺高,车轮一半都陷进去了,底盘都是蹭着地面走。如果是晴天也好不到那儿去。陈代恩笑着说,跑一趟车回来,头上身上都是黄土。因为交通不便,当时跑各县时看见有的农户种的水果或干果很多都烂在树上。陈代恩说,看着很可惜。

三线结束后,因为客流量少了,安运司削减了一些车辆,直到上世纪九十年代后,各县外出打工人员增多,公路运输又兴旺起来。也就是那个时候,单位开始体制改革,实行股份承包制。

陈代恩记得公路开始发生巨大变化是在自己退休前后几年,到县上的二级路都在一截一截修成柏油路。现在十县区均实现二级以上公路相连,尤其是去岚皋的路改线后时间缩短了也安全了。

有时听到年轻的客车司机埋怨路上经常堵车不好开。陈代恩说,现在生活好了路好了,车辆多那是难免的。

虽然已退休十几年,陈代恩每天坚持看新闻了解国家大事,对现在国际国内事件都了如指掌,而且还有自己的见解。弹指一挥间,70年岁月悄然流逝。陈代恩一路走到今天,感受到国家的好政策,见证了这么多年党为人民做的每件实事好事,所以十分珍惜现在的生活,并且经常教育孙子孙女在外上学要端正思想,明辨事非。

    全站热点
    碑林区统计局组织党员干部参观学习“追寻先辈足迹,传承红色基因”西安党史巡回展

    2019-09-23 23:50阅读

    “强职责、重担当、早预测、严落实” 区住建局扎实做好城区防汛工作

    2019-09-23 12:22阅读

    新区坡头街道办:金银花和花椒成为群众脱贫法宝

    2019-09-22 08:14阅读

    吴铁:不断提升夜经济发展质量和水平

    2019-09-20 13:02阅读

    耀州区14个镇(街道)监察组全部完成组建

    2019-09-19 10:05阅读

    灞桥中心校召开体育教师会议,安排本学期重点工作

    2019-09-17 17:38阅读

    阎良区市场监管局开展校园周边市场环境整治 保护青少年健康成长

    2019-09-16 10:27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