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区县播报 > 正文阅读 >

归卧空山钓碧流——听张坤说汉江钓趣

2019-10-29 09:04  安康日报  字号:T|T

□ 记者 孙妙鸿

在汉江河畔,瀛湖库区边,河汊池塘旁,时常可以看到这样的场景一人或三三两两,在水面平静的区域支着鱼竿,那种目不转睛地盯着水漂、随时准备提鱼的专注神态,似乎把一切的烦恼、疲惫都抛在脑后,独享安康自然风光带来的那份恬静,和上鱼之后搏击的那份快感。

垂钓,在安康有着得天独厚的条件,爱好垂钓是一个相当数量的群体,他们中有野钓的;有塘钓的,有玩海竿手竿的,也有玩路亚的;有的为放松心情休闲娱乐,有的为体育竞技博得垂钓头筹的。无论是处于哪种目的,一旦爱上垂钓,就像有些人染上抽烟一样上瘾,占用着他们大量的业余时间,成为他们挥之不去的情结。

垂钓运动贵在亲近大自然,融入大自然,在等鱼上钩的时候,那种目不转睛的眼神,那种望眼欲穿的期待,是最能磨练人的意志,修心养性,陶冶情操。

生于斯、长于斯的张坤,就是这样一位垂钓迷。80后的他,钓龄20年。

那还是在上学的时候,张坤每次背着书包回家看到很多人在汉江边钓鱼,就有一种想试一试的冲动。也就是在那时,张坤拥有了人生第一根鱼竿。

1998年,张坤毕业参加工作,业余时间,钓鱼成了他最大的乐趣。一有时间,他就来到江边,把鱼竿支在有水湾的地方,看着鱼漂在微波荡漾的江面左右摆动,浮躁的心情顿时安静了下来。

那时,安康人喜欢钓黄辣丁。黄辣丁对腥味非常敏感,张坤每次路过水西门的时候,在那里买一些新鲜羊肉串作为饵料。在江边,钓友们排成一排,与对岸隔江相望的钓友一起,不停地抛竿、收鱼,尽情地享受着钓鱼带来的快乐。那时,鱼儿很多,张坤有时候竟能钓上四五斤重的黄辣丁,黄辣丁本来长不大的,能上这么大的鱼也算奇迹了。

后来,汉江上有了电鱼船。每当夜幕降临,电鱼船便准时出没在汉江上,机器轰鸣声中,一条条或大或小的鱼儿被掠夺式捕上岸。最多时候,一晚上能捕捞10来口袋鱼。

电鱼船的出现,使汉江鱼类锐减,即便是经验丰富的钓友,成为空军(没有钓到鱼)也是家常便饭。于是,张坤开始转战池塘或水库,玩手竿钓鲫鱼、鲤鱼、鲢鱼、鳙鱼。

于是,屈家河水库、八一水库等地,常常有张坤背着大包小包渔具出没的身影。因为爱好相同,张坤在钓鱼过程中结识了许许多多行业内的朋友,他们交流钓鱼技巧,谈论钓鱼与人生感悟,探讨商海的互通有无。谈着,谈着,他们增进了相互了解,增进了情感交融。

60后的张俊就是张坤的铁杆钓友之一,两人都是安康家电零售行业的佼佼者,工作中相互帮衬,业余时间一起钓鱼。他们虽然喜欢钓鱼,但他们却很少吃鱼,每当钓回来的鱼,几乎都送给了街坊邻居或者亲朋好友。张坤说:钓鱼的不吃鱼,吃鱼的不钓鱼,更有甚者,费了半天事,好不容易钓了一条鱼,却把它放生了,正所谓:垂钓之意不在鱼,在乎山水之间也。

张坤还说,垂钓运动贵在亲近大自然,融入大自然,在等鱼上钩的时候,那种目不转睛的眼神,那种望眼欲穿的期待,是最能磨练人的意志,修心养性,陶冶情操。

有时候遇到问题乱成一团麻,死活找不到解决问题的办法,到了瀛湖,三三两两,大家在交谈中,你一句他一句,问题的答案还真轻而易举找到了,这就是人在事中迷旁观者清。

在恒口一个水库,我们钓上来的最大鲢鱼36斤,最多的时候一次性钓上来3箱鱼张坤说,每次的满载而归,足足百十斤重的渔具和鱼压在肩上,瞬间从钓鱼的乐趣转化为劳累,常常让身体吃不消。

后来,随着安康水鲜的走俏,很多人把目光放在水库上,承包养鱼,加上手竿的笨重等因素,张坤与张俊等垂钓发烧友开始转场到瀛湖玩筏钓。

瀛湖当时蒙古鲌最多,蒙古鲌也叫翘嘴鲌,安康人俗称红尾巴,这种鱼是食物链顶端的鱼种,专食小虾和小鱼,一般在水下四五米处活动,而且游速非常快。相较于蒙古红鲌来说,草鱼、鲢鱼就不一样了,草鱼专门食水草或螺丝,鲢鱼是滤食性鱼种,以浮游生物为食,草鱼、鲢鱼一般都在水下一米左右活动。玩筏钓前,对这些知识的了解是基本的要求,掌握了鱼的属性,就可以目标定位了。

到瀛湖要么早晨要么下午,因为这时候是鱼吃食的时间。张坤说,每次去瀛湖都会收获不一样的风景坐在小船上,打药、捞虾、串钩、支架一切准备就绪后,就可以在等待鱼儿上钩过程中尽情地享受瀛湖风景了。早上,太阳像灯笼一样从东方冉冉升起,下午,晚霞照在微波荡漾的湖上红透一片,那种景致,瞬间将心理的压抑、烦恼全部带走,心情也像这湖湖水一样,有了包容、能随方就圆了。

在瀛湖垂钓的最大乐趣除了可以欣赏风景外,还有海竿那种拉力感带来的快乐。海竿短而轻,上鱼之后,能将鱼竿拉成圆弧而不断,特别是鲌鱼,上钩带来的疼感让鱼能从五六米的水下一头窜上水面,又从水面一头窜到水底,鱼竿也在这一窜一拉中呼呼作响。不过,遛鱼过程中也有逃脱的可能,如果一条鱼逃脱,鱼群就随之远走,一整个上午或下午就会连一条鱼都钓不上。

瀛湖是天然渔场,也吸引着周边的钓友慕名前来,有的钓友一次性在岸边支十几支鱼竿,每支鱼竿都运用了先进的报警装置,鱼儿只要上钩,就一定不会落空。

当然,不上鱼的时候,也并不意味是最无聊的时候,除了看风景,他们更多的会聊一会人生感悟,特别是商海中的哲理和窍门,有时候遇到问题乱成一团麻,死活找不到解决问题的办法,到了瀛湖,三三两两,大家在交谈中,你一句他一句,问题的答案还真轻而易举找到了,这就是人在事中迷旁观者清。

高雅古朴的垂钓活动作为中华古老文明的一个小小侧面,已经从原来的谋生手段演变成为高雅的娱乐活动了。

瀛湖的水面后来也被人承包了,大大小小的网箱,像碉堡般在瀛湖星罗密布,慢慢地,张坤他们发现在瀛湖钓不到鱼了。为了寻找原因,他们通过查找资料,网络学习,最终也没找到最佳的答案。后来,他们花近2万元买了一台进口探鱼器,发现在瀛湖100米深的湖底,活动的竟然有蒙古鲌、鲢鱼、草鱼等。

蒙古鲌这类在上层鱼怎么会来到水下?张坤他们认为,那一定是鱼的食物链遭到破坏大量的钓友涌入瀛湖,使用的农药捕捞小虾、小鱼做诱饵,从而使小虾、小鱼锐减,这就破坏了蒙古鲌这类食小虾、小鱼的鱼种的生存环境,为了生存,它们不得不来到更深的水层获取食物。同样,网箱养殖大多使用饲料,而未被食用的饲料就会沉到水下,那些上层鱼来到100米的水下,就是为了吃那些饲料的。

瀛湖鱼类食物链的改变很快引起有关部门的重视,一举取缔了所有的网箱养殖,规定了瀛湖限钓的鱼种,并不定期增殖放流,使瀛湖鱼类生态很快得到了恢复。

瀛湖的休养生息,让张坤他们倍感高兴。与此同时,他们又发现了一种新的钓鱼玩法路亚。

路亚玩法不用打窝子引诱鱼群,也不用时刻盯着鱼漂子,他是用模拟受伤的小鱼、小虾做诱饵,有亮片的,模仿小鱼闪闪发光,有用羽毛或羊毛制作成鱼尾的,模仿小鱼受伤后尾巴的摆动,还有苍蝇形状、虫子形状的等等,垂钓者需要反复抛竿与回线,是非常健康的优雅运动。

路亚一般在汉江边玩,夜幕降临后,万家灯火照亮寂静的汉江,与沿江两岸的亮化灯光一起,扮靓整个城市。在汉江边,一米远一位钓友,大家不停地抛竿、回线,在运动中寻找垂钓的乐趣。

张坤还说,安康还有相当一部分黑坑,那里也聚集着大量的垂钓高手,他们宁愿花费100多元一次的价格,去享受竞技垂钓带来的快乐。竞技垂钓中,线用的最细、鱼钓的最多最大者,或是钓到标鱼者,均可以免费,而能达到这个标准,除了运气外,要求钓鱼的技术也是非常高的。

严陵不从万乘游,归卧空山钓碧流。自是克星辞帝座,无非太白醉杨州。高雅古朴的垂钓活动作为中华古老文明的一个小小侧面,已经从原来的谋生手段演变成为高雅的娱乐活动了。张坤等人在紧张的劳动、工作之余,带上渔具到郊外水域去垂钓,沐浴于阳光下,在风景如画的大自然中远眺青山绿野,放飞心情,舒缓情绪,不正是调节心情的一种最好方式吗?

    全站热点
    阎良区组织农村信息员电商农高会观摩提升服务本领

    2019-10-28 19:26阅读

    郑光照在听取包抓扫黑除恶案件办理情况时要求 持续深挖细查 依法打深打透 不断推动专项斗争向纵深发展

    2019-10-28 08:05阅读

    华州区多举措推进“双替代”工作

    2019-10-26 11:06阅读

    临潼区中医院开展“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活动

    2019-10-24 18:26阅读

    汉滨:“三点”融合 推动主题教育与脱贫攻坚双促进

    2019-10-23 13:03阅读

    长安区在交大一附院开展“三三三”发展思路目标交流活动

    2019-10-22 12:30阅读

    长安区“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持续走深走实

    2019-10-21 10:45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