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区县播报 > 正文阅读 >

走下去 我不悔 一个工作在新冠肺炎医学隔离点医护人员的故事

2020-02-12 17:05  渭南日报  字号:T|T

渭南日报记者 彭一鹏

2月8日,正月十五元宵佳节。曹杨一个人坐在家里的窗前,望着窗外空荡荡的街巷。

这是她32年来第一次一个人过元宵节。这也是她从临渭区新冠肺炎三张医学隔离观察点返回,居家自我隔离的第五天。

五天来,她每天都睡的很晚。尽管没有了工作的压力,可她还是睡不着。她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心里的那根弦始终绷着,还是因为前几天高压下的工作形成了习惯。

坐在窗前的曹杨在发呆,偶尔拿起手机,却不知道该看什么。网站上、微信朋友圈里、抖音上……到处都是新冠肺炎的内容。她有些害怕。她想给老公打个视频电话,可今天已经打了四五个了。思虑良久,她打开微信,给她的同事发去了一条微信:“我想回隔离点……”

作为渭南市骨科医院的一名内科大夫,曹杨来到临渭区新冠肺炎三张医学隔离点,是1月27日的下午两点。和她一起的,还有她的三名护士同事。

这时,距离渭南首例新冠肺炎确诊,只过去了两个小时。

而在隔离点内,因为临渭区的及时行动,确诊患者的两名密切接触者在这一天的凌晨四点就来到了这里,由临渭区三张卫生院的三名医护人员管护。

加上曹杨和她的同事,一支7人的医护团队,就这样组成了。

了解情况,交接事宜,清点物资,熟悉环境……直到这个时候,曹杨才意识到,原来她要去的地方,不是武汉……

1月24日,大年三十。刚刚结束了24小时值班的曹杨离开医院,坐在自家的汽车上,踏上了回安康的路。脑袋有点胀,这是熬夜的后遗症。

躺在副驾上看着手机,到处都是关于疫情的信息。武汉封城已经第二天了,疫情开始向全国蔓延。这场疫情的严重程度远远超出了曹杨的想象。

索性放下手机,再糟糕又能怎么样呢?

“我们去支援武汉吧。”曹杨突然对正在开车的老公说。

“好啊。”她得到了一个没有丝毫犹豫的回答。

回到安康的家已经下午两点多,父母正在准备着年夜饭。这是一年中难得的团聚时刻。除了团圆饭,就是春晚。这是曹杨一家人每年固定不变的节目。

可今年的春晚和往年有些不一样,几位央视主持人的朗诵让今年的春晚多了一些不一样的味道……

“我们还没有来得及正式彩排,就上了春晚直播。这是春晚历史上留下准备时间最短的一次,疫情发展的迅速,而这份短恰恰是反映了人们对疫情最长的牵挂……”;“ 我们在这过年,你们却在帮我们过关”;“隔离病房,隔离不了外界的关心与祝福”……

看着电视里的画面,曹杨的眼角不自觉的渗出了泪水。“我要去武汉。”曹杨突然回过头,对一旁的父母说。

父母愣住了,半晌没有言语,只是眼泪也扑簌簌的掉了下来。

报名支援武汉,是1月26日的晚上的11点30分。这一天,曹杨从安康回到了家。也是在这一天,渭南市首批支援武汉的抗击新冠肺炎护理应急突击队出发了。

看着手机里的新闻,曹杨有些激动,直到27日的凌晨,她还没有睡着,脑袋里一直想的都是她前往武汉的画面。

“如果我去了武汉……”呓语不是何时开始,只是天空已经开始泛白。

再醒来已经是上午的11点。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让曹杨回到了现实。电话是医院打来的,通知她尽快到医院报到。

要去武汉了吗?来不及收拾,她拿起身份证就跑出了家门。

来到医院,和她一起的还有另外三名护士,在副院长办公室开了个短会,通知他们要组成紧急医护小组,马上开始培训。培训内容是如何做好个人防护。一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曹杨的脑袋一直嗡嗡响,这么快就要出发了吗?培训结束,一辆救护车已经等在了马路边,上车,出发。紧张的气氛所有人都感觉的到,也没人说一句话,只能听到隔着口罩呼吸的声音。

车子开的很快,可没多久就停下了。车上的人下来了,迎接他们的是临渭区三张卫生院的副院长齐应科。

“欢迎你们。”简单的寒暄和介绍后,大家才知道了这次的任务——组成临时医护团队,管护临渭区首批隔离的确诊患者密切接触者。而这里,正是临渭区在防控新冠肺炎疫情工作中,成立的第一个医学隔离点。

“别怕,只要自我防护到位,那被传染的几率就很低。”齐应科鼓励着新来的同事,这也是他这位经历过17年前非典防控的老兵必须要做的事。

“请记住我的话。我们是医生,我们穿着这身衣服,还戴着党徽,所以,在这里,我们就要负起这个责任。”齐应科的话让曹杨记忆犹新。

齐应科也注意到了曹杨,这个刚来到隔离点的医生,虽然只有32岁,可在新来的4人中,却已是最年长的了。个子不高,但她的行事果断、泼辣却让齐应科印象深刻。

经过多次疫情防控的齐应科是过来人,像曹杨这样很快镇定下来并把事情安排的井井头条的新人并不多见。

“这个隔离点有42间独立留观室,现在只住了两间,再除去卫生间不能使用的两间,我们还剩38间留观室。后面会来多少人我们不知道,但我们必须先责任到人。”

在了解了隔离点的基本情况后,曹杨很快确定了这个团队的岗位职责。齐应科和三张卫生院的人员负责后勤保障与消毒工作,曹杨负责隔离人员心理健康及病情诊断、治疗,另外三名护士负责日常护理。随即,便是对一应物资的清点、准备。她知道,更艰巨的考验很快就要来了。

她并没有等很久。1月27日晚7点,救护车的汽笛声撕破了夜的宁静。

曹杨已经记不清那天到底来了多少辆救护车,但她记得在那天晚上,就有24名确诊患者的亲密接触者被送到了这里。然后又被逐一安排进留观室。

她还记得,那些进入留观室的人们都站在窗户旁,看着院子里那些被防护服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医护人员和一直闪着灯的救护车。他们脸上的表情是呆滞的,如果不是蓝色的光透过玻璃在他们脸上不停划过,她甚至觉得时间在那一刻冻结了……

一天之内,26名确诊患者的密集接触者被隔离,这样的速度是对疫情最好回击。

伴随着远去的汽笛声,隔离点又恢复了寂静,可这种静却让人害怕。

“我们有7个人,不知道明天还会不会再来人,齐院长您还是负责后勤保障和消毒,其他人每人先管护5个人,先按照家庭成员分,再按照是否是朋友分……”曹杨的声音响起,忙碌,打破了寂静。

“苗苗,去找一些红纸,为了方便管理,我们要给每个房间编号,号码就对应这个人。”

“这些人都是确诊患者的密切接触者,我们现在物资有限,防护物资必须节省,除去必要的接触,尽量使用微信和他们联系。”

“体温先测量一遍。还有,齐院长说的对,问一下他们有什么生活需要,尽量满足。”

“小颐,一定要注意观察他们的情绪。”

……

这一夜,无眠?

时间慢慢靠近1月28日,高栋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孩子已经睡着很久了。可他却怎么也睡不着。手机就攥在手里,他在等待着她的微信。

到今年,高栋和曹杨结婚已经第6个年头了。他们是大学时的同学。毕业后,曹杨考入了渭南市骨科医院,而高栋则来到了渭南市中医医院。

6年里,他们有了两个孩子,日子过的虽不阔绰,但也足够精致。曹杨喜欢烹饪,尤其喜欢烘焙,平日里得了空就会自己烤些饼干、蛋糕之类。可她最喜欢的,还是给高栋发微信,时间久了,就变成了习惯。可这天,除了一句“我在隔离点了。”就再无其他。

高栋突然有些不适应,他给老婆发去了很多信息,统统石沉大海。可他依然不想放下手机。就这样,时针和分针在12的位置重合,新的一天开始了。

1月28日一大早,又是一辆救护车叫醒了曹杨和其他人。这是和衣而睡的一晚。

又排查出确诊患者的3名密切接触者。这个隔离点的隔离人员达到了29人。最大的79岁,最小的只有6岁。60岁以上的人就占了一半。

给新到的隔离人员安排好房间,一天的工作就正式开始了。

从7点开始,要给每个隔离人员测量体温,个人防护工作必须做到位。

注意观察每个人的情绪。差不多20平米的留观室里,只有卧室和卫生间,没有电视,一些年纪大的人没有手机,要特别留意。

8点要将体温汇总,绘制体温图,完成护理记录单。

9点前要将体温测量情况上报疾控中心。接收物资,打扫卫生。

10点发放生活物资,要保证每个隔离人员每天有一瓶牛奶,一瓶酸奶。

11点,三张卫生院会把包括隔离人员在内的所有人员的午饭送来。

14点要再测一次体温,在16点前上报疾控中心。

16点,又到了第二顿饭的时间。

18点清点物资。

20点留观室紫外线消毒。

22点巡楼查看隔离人员情况。

这,就是他们每天的工作。看上去好像很轻松,可事实真的是这样吗?

1月28日的这天上午,我市首例确诊患者的最后两个密切接触者被送到了隔离点。其中包括一位69岁的老人。测完第一次体温,上报。一切按照预先安排好的流程按部就班。可就在下午1点多,正在吃饭的曹杨接到了老人的电话:

“大夫,我觉得有点不舒服,刚测了下体温,37°3了,咋办啊?”老人的话然曹杨猛的一个激灵。

“叔,你别慌,我很快就过来。”她很清楚确诊患者的亲密接触者出现发热症状可能意味着什么。

“有人出现发热症状,赶紧去换防护服,去留观室。”当大家听到曹杨说出这句话时,很明显的都楞了一下。

“发什么呆!走啊!”曹杨一遍喊,一遍往外跑。尽管已经有了充分的准备,可谁也没有想到,会这么快出现状况。

穿好防护服,来到留观室,曹杨见到了老人。

“大夫,我这是不是发病了啊?你赶紧给我瞧瞧。”老人的焦急大大的写在脸上。

“叔你别急,跟我说说是什么时候觉得不舒服的,除了发热之外,还有哪里不舒服?”曹杨问。

“就早上测完体温,给房子通风的以后,我在窗子口透了透气,之后就有点不舒服。”老人答到。

“叔,没事,你别担心,多注意自己的体温,有不舒服赶紧通知我们,我回去给你开点药。”曹杨安慰老人,老人也放松了许多。

回到办公室,曹杨赶紧找出了翻出了国家下发的诊疗方案,很快她就按照方案找到了对症的药,叮嘱护士给送了过去。

吃过药,老人的体温很快降了下来,且之后几天也没有再发热。曹杨一颗悬着的心也终于落了地。

从那以后,每天晚上巡完楼,曹杨都会拿出诊疗方案认真的研究,直到凌晨两点。从第三版方案到如今的第五版,每一处改动,她都了然于胸。

是什么时候变的如此好学又积极了呢?曹杨自己也有些意外。在曾经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她都认为自己是个消极的人。那又是什么让自己改变了呢?

是因为儿时的梦想吗?

在曹杨的儿时记忆里,父母总是忙碌的,年幼的她总是跟在姑姑身边。而他的姑姑和姑父,都是医生,那时,曹杨每天的伙食都是跟着姑姑,在医院解决的。而随处可见的白大褂,也成了她最向往的东西。

高中毕业,父母想让她报考师范类院校。

“报师范,出来当个老师,一年两个假期,社会地位也高。多好。”父母绞尽脑汁为女儿规划着未来的路。可女儿却有着自己的想法。

为了梦想,她坚持学医。可学医归来,她也不过是个骨科医院的内科大夫。

是因为长辈的言传身教吗?

去年9月,她被医院选派前往天津学习。带她的那位教授60多岁了,可还是坚持上门诊,前来问诊的病人排着长队。

有一天,教授对她说,以后和我一起上门诊吧。她开心的答应了。可第二天一早,当她踩着8点的钟声来到诊室时,教授却已经坐在了里面。她红着脸给教授打招呼。从那之后,每天7点她就来到诊室。像极了2000多年前的张良。

她记得教授经常挂在嘴边的话:“医学是没有止境的,只有不断学习,不断探索,才能成为一个好医生。”

好像沾了点边,但又不全是。

那到底是为什么呢?

14天,是一个坎。更何况要在隔离点呆够14天,不能出门,更不能串门,精神上的压力不言而喻。所以,曹杨很清楚的明白,对于这些留观者,甚至对他们而言,缓解心里压力有多么重要。

曹杨管护的5个人是一家五口,其中有一个21岁的小伙子叫王强(化名)。不像那些上了年岁的人。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却因为这场疫情来到了这里。对这个年轻人来说,住下容易,但住稳,很难。

隔离点的伙食都是由三张卫生院提供的,为了方便携带,每天的饭都是只有干的,没有稀的,想喝汤的时候,只好泡包方便面,就为了能喝一口热汤。

这是2月1日的8点,每天例行紫外线室内消毒的时候。曹杨给自己泡了包方便面,等着面泡开的功夫,她看了看自己的微信朋友圈。可这一看,却把她吓了一跳。

就在1分钟前,王强发了条朋友圈,上面写着:我要翻窗子离开这里!

留观室的窗户没有防盗网!

用最快的速度穿上防护服,曹杨冲进了王强的留观室。这个小伙子没有跑,只是在卫生间里哭的撕心裂肺。

“王强,别哭,有啥事,给姐说。”

“姐,我想我妈了,我想我妈……”

听了王强的话,曹杨的心里好像突然被狠狠的掐了一下。

“王强,你别哭,听姐话,再忍忍,你现在要去见你妈就是害了她啊。是这,你等着,姐让你妈给你发段视频,好不?”

曹杨也有些哽咽,但这些话却让王强安静了下来。

“好,姐,我等你。”

几分钟后,曹杨回到了王强的留观室。她带来了一段视频。

“娃呀,妈都好,你要把自己照顾好,千万不要胡思乱想……”

“姐,谢谢你……你放心,我不跑……”王强被安抚了下来。曹杨又陪着王强说了些贴心话,直到小伙子的眼泪干透她才离开。

可回到办公室,桌上的那碗泡面,却早就凉透了。曹杨看着那碗面,眼泪又不争气的掉了下来。

她也想家了。

十一

为了不让父母担心,曹杨来到隔离点的事情除了高栋之外,父母、公婆一概不知。可这事儿终究还是瞒不住,不知怎的,婆婆知道了这件事。

2月2日下午,婆婆突然打来了电话。

“妈知道你在哪,没事,妈就想打个电话看你怎么样……要照顾好自己,知道了吗?”电话那头的声音很慈祥,没有丝毫责怪的意思。

2月3日一早,她的父亲又突然打来了电话,这次她没有接,也不敢接。父亲去年刚生了一场大病,她担心父亲知道了她在哪会影响病情。直到中午吃饭的时候,她才找了个没人的地方给父亲打了个视频电话。

“二宝,好久没见妈妈了吧,来,叫妈妈,叫妈妈。”电话那头传来父亲的声音。曹杨的眼泪再也忍不住了。她把手机对向天空,她不想让父亲和孩子看见她的泪水。

“爸,我挺好的……辛苦您和妈照顾二宝,等疫情过去了,我就回去看你们。我这会还忙,不说了啊……”匆忙挂了电话,用力咽下泪水。

曹杨突然有些恨

自己的不争气,如果是个爷们,是不是就会少流些眼泪?

可毕竟,自己是个女人。

十二

时间是个奇怪的东西。有时候很快,有时候又很慢。可无论快或慢,这日子总是过去了。

曾经站在窗前呆滞的脸上也开始出现了笑容,医护人员和隔离人员在一个屋檐下,慢慢的成了朋友,苦中作乐也成了大家排解的好途径。

每天测量体温的时候陪着老人们闲聊几句,拉拉家常。再问问年轻人昨天又长了什么本事。

更有趣的是每天消毒的时候拿着大喇叭,在楼下和他们聊天,你一句我一句,恨不得搭台唱戏。

而每天的两顿饭则是医护人员们最开心的时候。每次饭好了,都要有两个人去送,而送完这一趟就得一个小时出头。这段时间,大家都不会先吃,因为他们是一个团队,用曹杨的话说,就是:“一起吃,才热闹。”

也就在这个时候,大家七嘴八舌,开着玩笑,说着趣事。比如苗苗说:曹杨姐,你昨天晚上跟老公打电话了吧?太敷衍了,手机都掉脸上了,结果你转个身就睡了,唉,你疼不疼啊……这样的话总会引起大家的一阵哄笑。

可这样的时候总是很短暂,他们知道,还不是松懈的时候。

十三

告别的这一天是在2月4日。工作了9天的曹杨接到通知,今天将有新的一批同事来接替她们。她们返回自行隔离,5天后再来换班。

告别不是必须的,但至少要知情。

可曹杨没有想到,原本就是简单的工作交接却又让她“丢脸”了。

那是一声声的不舍与祝福。

“有你们的照顾,是叔的福分”;“真的非常感谢你们,我女儿让我替她感谢你们”;“姐,你一直戴着口罩,又捂得严严实实的,我都不知道你长啥样,等我出去了,我想再见见你……”

曹杨的眼眶又开始泛红,只是这次,不止她一个。

十四

2月8日,正月十五元宵佳节。曹杨一个人坐在家里的窗前,望着窗外空荡荡的街巷。

这是她32年来第一次一个人过元宵节。这也是她从临渭区新冠肺炎三张医学隔离观察点返回,居家自我隔离的第五天。

五天里,她有很多的时间去了解隔离点外的世界。疫情还在蔓延、防控越来越严密、无数的党员、志愿者走上一线、为这个国家贡献着哪怕是微薄的力量。

她突然有些明白了,让她改变的到底是什么。

那是源自血脉最深处的东西,是在灾难面前为了祖国牺牲一切的精神,是“众志成城”最原本的含义。

2月9日上午,曹杨坐上了前往隔离点的救护车。明天就是这批隔离人员留观的最后一天了,在隔离的这些天里,没有人发病。

10点11分,曹杨在朋友圈发了一段视频,整个画面只有救护车的后车窗,窗外,阳光正好。

而在几天前,她更换了她的朋友圈相册封面,那是一段话——走下去,会很苦、很累。但是不走,会后悔。

(本文线索由渭南市临渭区卫生健康局张卿同志提供,也特别感谢其在记者采访中提供的帮助。)

    全站热点
    西安市蓝田县红十字会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社会捐赠资金及支出公示(第一号)

    2020-02-12 11:17阅读

    防控工作推进到哪里 监督保障就跟进到哪里 ——澄城县着力为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提供坚强纪法监督保障

    2020-02-11 10:07阅读

    南郑“三三五”举措打好疫情防控阻击战

    2020-02-09 13:09阅读

    市医废处理中心严格流程科学处置医疗废物

    2020-02-06 13:04阅读

    鄠邑干部战“疫”前线递交《入党申请书》,用行动写下入党决心

    2020-02-03 17:13阅读

    富平县诗歌词爱好者创作诗歌为疫情防控一线工作者打气加油

    2020-01-31 22:08阅读

    科学处置医疗废弃物 防止疫情传播

    2020-01-30 21:04阅读